Follow by Email

2011年8月19日星期五

“自由”不是虚幻的仙女


极权政体极度蔑视自由,它用形而上学的“世界上没有绝对自由”来回避政治自由的存在,并以此作为攻击民主社会所拥有的自由是虚假的,嘲笑我们追求的自由是虚幻的仙女。而事实上,民主自由的这个自由是实实在在的,具体的说,有自由贸易、自由通讯、居住自由、财产自由、信仰自由、学术自由、结社自由、集会自由、还有最最重要的,新闻自由。

自由贸易free trade)这块,歧义较多,有指亚当·史密斯的国与国之间消除贸易限制的理论,也有指让人民自由经商贸易的。一般指两国之间在商品贸易行为上自由流通的协议。大陆目前这一块相对毛时期比较松,但是许多行业还是垄断在统治者手里,不像自由世界你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

学术自由freedom of academic)。这一块,又包含了三种自由,它们是讲学自由、研究自由和出版自由。这些,在大陆都统统欠缺。整个教育和学术体系一开始就设限,非主旋律一概不准。学术自由是国家社会发展的重要因素,也是民主政治与极权政治的重要分野。

自由通讯。准确的说,应该是“秘密通讯自由”(freedom of private communication),指政府必须保障个人的隐私,不得非法窃听或检查个人书信与谈话内容。美国司法判决在70年代开始特别规定,凡是从个人通讯之中取得犯罪证据者,不得作为起诉判刑的证据。

在秘密通讯自由这方面,大陆的情况刚好相反,这使得陷害别人变得很容易,你只要给某人写信或者捏造就能使他变成受害人。皇朝时代许多大臣和将军都是因为缴获“通敌信件”而被处决。违反通讯自由的社会后果是:人人自危,深怕灾难从天而降。

 居住自由free of domicile)。人民有权选择居住地并获得人身安全保障,它与人身自由密切相关,政府不得限制人民的居住地、任意入侵。大陆目前的户籍制和暂住制乃至“软禁”、“黑监狱”,都是严重违反这个权利。

财产自由freedom of property)。民主主义与极权主义的最大区别,就在于财产自由的保障。在这方面,改革开放后曾有适度的自由,但目前渐失保障,从国家首富黄光裕的入狱,就可看出端倪。而不久前,人大委员长吴邦国的“不搞私有制”也敲响了的警钟,目前有钱人大量移民,致使大量财富流入自由世界,其理也在此。

信仰自由freedom of believing)也称宗教自由。包括5种意义:1人民有选择信仰的自由;2人民不因信仰不同而受到差别待遇或歧视;3政府不能强迫人民信仰某种宗教(或信念);4国家不设立国教;5所有教义如不违反社会良俗与法律,均准予进行。大陆因独尊马克思主义,全部都严重违反了。

 集会自由freedom of meeting)与结社自由freedom of association)。这两者密切相关,没有前者就不会出现后者。集会自由又包含了言论自由。人民公开演讲发表意见,维护权利,并依据需求组建团体,经由团体途径达到诉求。极权社会完全否定这些权利。

 新闻自由freedom of press)。指人民可以出版报纸、杂志和主持电子媒体。新闻自由是自由制度之母,它能确保其他自由权利得到保障,也被称为三权分立之外的“第四权”,从业员也被称为“无冕皇帝。同样的,新闻自由在中国也付之阙如,这使得国家因缺乏监督的制衡而变成“谎言帝国”、和“人权灾难国”。

自由的对立面是奴役,活在一个处处被奴役的国家,除了最高统治者,绝对是不会有人喜欢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和谐社会永远不可能和谐的原因。 

『本文链接:《失去自由的“宗教自由”》(8/2011)、《被挟持到两种真理》(8/2011)、《自由民主不是“政治正确”,奴役专制才是》(2/2013)』

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