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

2011年8月12日星期五

极权主义的“罩门”在哪里?


对付极权主义,只有两件武器可以摧毁它。一是逻辑,包括先天自明的演绎推论(即逻辑真理)和后天综合的经验归纳(即经验真相);二是心理防卫,要了解自身环境在极权控制范围下之虚假和具有不受环境左右和旁人影响到意志力。

极权为什么必须诡辩?因为它从一开始就在逻辑上站不住脚,在经验上违反事实。比如共产主义奉行的所谓“辩证法”就是一种非逻辑的玄学论证,逻辑论证是建立在真假二值律上,而辩证法却是可真可假的,怎么说都对,没有真假是非观。

逻辑讲求概念的清晰,推论正确,且必须符合经验事实,但辩证法则不,共产社会所谓的人民可以是指统治者自己;它所谓的民主却是指专制,这种例子不胜枚举。就逻辑而言,当一个原始的关键概念从一开始就错了以后,所有建立于此的理论铺展就都是虚假的陈述。

这种指鹿为马式的诡辩,尽管你对“马”的各种解释都正确,但在经验层面上你说的已经不是马。中共的所谓民主共和理论就是如此。为了解决外界对它指责的困境,它只好祭出遁词,曰:中国特色。问题是,世界上没有所谓中国特色的逻辑,当逻辑已不成为逻辑,剩下的就只是各种诡辩。诡辩的最大目的就是逃避逻辑。

亚里斯多德的《诡辩篇》对此说得很清楚。所以,要如何判断一个人是否是虚假的民主自由派,你只要看他的言辞是否具有逻辑上的一致性就能作出判断。比如有人说他喜欢民主,可是又支持打压法轮功,或者说只有共党才能确保民主的到来,那么就可判断此人的民主观是虚假的。

又如有人说他相信宗教自由,但又说宗教都是迷信,我们由此也可断定他也是虚假的。逻辑上只有真与假二值,没有可真可假、半真半假或可真可假。一物非真必假,就这么简单。

从一个人的言辞的一致性与否可以判断他的真假。对一个国家的判断,也是一样。极权政权由于无法在逻辑上自圆其说,就只好在事实上造假。又由于造假怕人拆穿,因此它无法进行公开和自由的论证,它只能靠独断式的所谓“思想指引”来回避科学和逻辑,以非理性的激情和狂热来煽动人心。于此我们就需要第二种武器:心理上的防卫与独立的客观认识。

首先我们要认识到是极权就必定造假。造假的程度视需要而定。小的从虚假的角色大到各种丰功伟绩,都有可能了解了这点,大家就必须在心理上有所警惕,拒绝接受各种假象,那么也就不会轻易上当受骗,更不会得出错误的结论。
问题是我们不可能从一开始就知道极权会造假,人们对共党都信以为真,这也是共党当年会成功的原因。可是,在经过多次的受骗后,我们就必须看到极权的本质,特别是极权已经形成了,我们就更加要警惕。否则,就很可能会吃亏,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不相信极权,使它难以为继。

心理防卫除了怀疑一切事件的真相和相关的解说,也要提防在无意识之中被灌输的人生观,时时刻刻保持清醒的头脑和对环境客观的认识,最重要的是要了解外界的真相,才能免于受害。如果能主动传播真相(即truth,包括逻辑真相与经验真相),那就更好,那是消灭极权世界的最佳武器。

21世纪的革命武器是信息,是来自理性的信息。它将战胜一切虚假的非理性的情绪与假象。一场发自理性的信息战即将到来,中共所伪装的虚假表象和所编织的谎言历史即将面对终结了。

『本文链接:《花幕:你不知道的另一种极权形态》(4/2013)、《专制、独裁、极权,三者有何差异?》(8/2011)』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