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

2012年7月15日星期日

虚假与失败的范式: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世界上只有两种社会主义,一种是从属于个人主义的社会主义,另一种从属于集体主义,后者又分两种,共产主义的社会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的社会主义。从理论与实践看,从属于集体主义的社会主义因具有反逻辑和反人类的非理性特质,是极权主义形式,因此注定了它的失败。

中共国在前三十年奉行的是共产主义的社会主义,机制运转彻底失败,后三十年开始转型,喊出了要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口号,可事实上它只不过是从共产主义转型为法西斯主义,虽然获得了经济上的短暂成功,但极权形式不变,仍然是从属于集体主义的社会主义。

不管是转型前还是转型后,这种形式的社会主义,并没有社会主义的成效,因为它的受益者不是大多数的下层人民,而是极少数的统治阶层,只能说是挂羊头卖狗肉的花招。由于名实不符,因此这个社会主义也是虚假的。

御用学者试图以“范式”的说法来为这种虚假的社会主义开脱,以为能够找到“第三条路线”来摆脱它种种违反逻辑的困境(他们的说法是:“超越逻辑”)。这种说法正确吗?还是乌托邦式的空想?

究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不是一种范式呢?先请读者耐心听我解释范式理论。所谓范式(paradigm),原文来自希腊文,含有共同显示的意思,由此引出模式、模型、范例等义。其原创者库恩(Thomas Kuhn,1922-)对它并没有精确的定义,他认为范式概念与科学家集团科学共同体的成员们所共同具有的东西。也就是指在科学发展的某一历史时期该学科领域中持有的共同基本信念、理论、观点和方法的科学家集团。

库恩批判归纳主义(不断积累论)和证伪主义(不断否定论)的局限,提出新的科学发展模式。他坚信科学发展的实际过程是一个进化和革命、积累和飞跃、连续和间断的不断交替的过程。因此提出了科学的范式理论。

例如托勒密的地心说是早期天文学家集团的范式,它为他们规定了基本的理论、观点和方法,从而为他们提供了考察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模型或框架,并为当时天文学的发展规定了方向。但是这个范式后来面对局限,到了哥白尼,日心说则变成了新范式的出现。

范式的不同是由于心理上信念的不同,不同范式具有互不相容的概念和术语,它们内部的逻辑是互不相容的,也就是新旧两种范式是互不相通、互不通约的,尽管他们使用同一的语词,但语义是不一样的。例如爱因斯坦相对论和牛顿理论之间的 不可通约。他们虽共同使用了时间空间质量能量等概念,但含义根本不同。

库恩否认不同范式理论的进步性,但承认科学发展的进步性。也就是承认新范式是人类用以处理环境更有用的工具。

 范式是一门学科成为科学的必要条件,任何一门学科只有具有共同的范式,才配称为科学。其出现与发展过程有以下几个阶段:
  1. 前科学时期对问题有争论,莫衷一是。
  2. 常态科学时期范式出现,有共同信念。
  3. 反常和危机不符合预想的现象频繁出现。
  4. 科学革命抛弃旧范式。
  5. 新的常态科学时期建立新范式,新共同信念。

了解了什么是范式,现在让我们回头来看看中共的理论是不是范式从共产主义的理论发展看,它是一个不成功的范式,尽管它貌似建立了一个有共同信念的“科学家集团”,在语词上也使用了貌似一样的字眼,诸如“人民”、“政府”、“共和”、“警察”、“民主”等,但遗憾的是,它并没能解决任何理论和实际问题,在真理的领域上不止没有前进,反而是向后退了。

而“改革开放”后所谓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更是糟糕,它一方面借用了大量的国际理论,另一方面又固执地坚持共产主义的思维模式与基础理论,形成了一个充满矛盾的混合体,尽管动用的人力物力甚多,但却连范式都谈不上,所构建的社会主义,只能说是虚假的空词(empty term),纯粹是概念上的产物,欠缺实质。

即使我们退一步承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一个范式,那么它也很显然已进入了第3阶段。理论已经完全无法解释它自身的运作,反常和不符合预想的现象频繁出现,危机也全面升级,面临另一个科学革命的阶段了。

中共理论家的最大问题是误解了范式的“逻辑不通约”,以为既然逻辑不通约,就可以任意反逻辑,而冠之以“超越逻辑”的说法,形成了“逻辑学的范式”,这是非常荒唐可笑的,要知道,理性世界只有一个,逻辑也只有一个,不管是地心说还是日心说,都还是要遵循共同的逻辑世界的。

根据现有的逻辑思维,否定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社会主义以寻求出路,这做法肯定是徒劳无功的,因为逻辑上已经清楚表明着是不可能的。一物要嘛由内而外地发展(个人主义);要嘛由外而内(集体主义),没有其它可能。除非中共国是阿凡达,才有另类逻辑的可能,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它就不应接受当前建立在逻辑上的一切文明成果,而另行根据自身的“异禀”发展出“奇葩”。

『本文链接:《中共转型,转成什么型?》(8/2011)』


2012年7月13日星期五

美国职场权利法案的“十诫”

由于担忧下一代人的生活会不如他们的父辈,美国人在执行了超过200年之久的自由人权条款上又加上了职场权利法案Workplace Bill of Rights以确保他们继续保持公平和正义,从而维护美国梦得以持续。这个法案因为具有十项基本原则,笔者戏谑之为十诫,内容如下:

1员工应被诚实对待并受尊重。
在工作场所,人们应当待人如己。那里应该是免于被辱骂,威胁,陷害,和任何形式的欺凌的地方。各种工作应尽可能最大限度地实现和发展员工的潜能,并应尽量减少苦役和停滞。雇主在有关工资,福利,晋升和责任上必须作出承诺,并兑现之。

奖励员工的创造力、奉献精神、精益求精的经济制度没错,这会使同样辛勤工作者如旅馆清洁工、食品制造者,或儿童护理员不必生活在贫困之中。每周40小时工作的人应该负担得起自己和孩子的住房并安全和舒适地居住,衣食无忧,有医疗保健、退休保障、教育、可靠的交通,并至少有一些休闲活动和储蓄,而不需依赖政府或慈善机构救助。

3.工作场所不受歧视。
1964年民权法案通过消除就业歧视。超过40年来,每年成千上万的歧视事件必须制止。所有员工应在没有偏见、成见或刻板印象下受到公正的评估。

美国比其他任何发达国家的医疗保健花费更多,但却有更多的人投保不足或甚至无医疗保险,这是可耻的。政界和商界领导人必须携手合作,制定策略以使工作者负担得起医疗保险。

5没人应一辈子工作。
员工应得到足够的薪酬以使他们能有积蓄能享受退休生活。那些推迟退休员工养老金而代之以各种补偿金的公司,必须落实履行义务。社保资金必须完全补回给员工。

6员工应能尊严地离开工作
要每个员工找到理想工作并工作至老要每名员工找到理想的工作并工作至老是不实际的,但是我们还是必须废除暴政式的就业分配。尽管大多数人几乎可以因任何理由被解雇或甚至没有理由。如果解雇是有道理的,那么被解雇者应获得足够时间的通知,并能有尊严地离开,这个做法必须得到支持。与此同时,各方尚应提供有意义的职业培训、职业辅导、遣散费和福利、失业保险等。

一份工,不应该是一个生死攸关的问题。雇主应提供所有防护设备和必要培训,以减少员工受到伤害或生病。必须确保健康和安全法律的执行,因追逐利益而犯法的人受到的惩罚必须高于利润所得。若在提供最好的预防措施后员工仍然受伤或生病,则应给予员工足够的赔偿。

8工作之外还有生活。
我们的社会之所以优越是因为它能够让人们得享天伦之乐,能够以公民身份参与社区活动。企业鼓励员工们在生活上公私分明,员工会更有效率,倍感满意和忠诚。雇员带薪休假方面,美国落后于其他先进国家。当人们有病、伤残、家有老小或病患时,他们需要请病假。休假是为了照顾他人,没什么大不了,这是生活的一部分。雇主不应越权控制员工的时间,而应尊重员工的隐私权和自主权。

9员工们有权共同维权。
有些东西我们视为理所当然,如周末假或每日八小时工作,却没察觉这是男女两性牺牲了他们的其他情趣,甚至生命而换来的劳工权利。这个权利成了20世纪美国经济占主导地位的骨干力量。即便是今天,若不能共同努力以保护员工的权利来改善工作条件,员工仍有被不公正对待的风险。对于那些想寻求传统工会组织或其他集体行动以维权的行为,雇主和政府必须继续遵守既有的劳工权利。

员工不应为自己的维权行动而害怕受到惩罚,他们应挺身而出维护自身的权利。雇主更不能以辞退员工来迫使他们放弃维权要求。员工的权利受到侵犯时,应能有公平和易行的手段来维权以伸张正义。控方须有资源和承担来行使正确的职责。法院之门必须敞开以维护正义,违法者必须受到惩罚以儆效尤。

上述这些并不是应然空话,而是具法律效力的文字(原文后记)。

综观美国社会,我们可以发现十诫基本上得到了落实,尽管有个别违法现象发生,但美国的职场和雇佣制度仍然是世界上最吸引人的,这也是外国移民大量涌入美国的原因。

反观中共国,雇佣观念仍然停留在中世纪,雇主操纵生杀大权,不只是小企业不重视员工权利,就是国企和官方机构也是生杀予夺,政治挂帅,毫无公平与正义可言。举例证明,据本届人大代表马宗林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上指出:有家央企,150万员工中正式合同工才70万人,其他都是劳务派遣,两者收入一年相差5万元。也就是说,央企利润相当一部分就来源于用工当中的人力资源差。同工不同酬,这样的制度,就是社会不公不义的根源!21世纪的今天,这样的国家如果还宣称自己实行的是社会主义,那只能让人觉得厚颜无耻!

『本文链接:《人权与人权灾难国》(8/2011)、《不可不知的员工人权法案》(4/2012)』

2012年7月9日星期一

中共国还能苟延残喘多久?这里归纳出答案了!



国内外局势对中共国越来越不利,国外是独裁专制国家纷纷民主化,所谓的“老朋友”越来越少,剩下的已屈指可数;国内则是民怨沸腾,暴动事件此起彼伏,已经突破一年20万起。有识之士都看得出中共国距离解体已指日可待,大家纷纷猜测它还能苟延残喘多久?

许多人相信中共国解体的时间是2014年,也有些人猜测是10年内,甚至有些人开始1000天倒计时。这些预测都有它的可能性和概率,如果我们以中共国在2008年主办奥运会作为参照效标,则可以得出是距今还有五年光景。这个做法我把它叫做是“奥运归纳”。

在20世纪,世界上有两个极权国家主办了奥运,一个是奉行法西斯主义的德国在1936年主办的柏林奥运会;另一个则是奉行共产主义的苏联在1980年主办的莫斯科奥运会。

两个极权国家所主办的奥运,其共同点是:1.两者耗资在奥运会上的经费之巨都是前无古人;2.两者都派出了最大的参赛阵容;3.两者都获得有史以来最多的金牌和总数最多的奖牌。

主办奥运让这德国和苏联这两个国家充分满足了国家的虚荣心,也积极调动了民族的情绪,不幸的是,奥运的举办也同时为这两个国家敲响了丧钟:在奥运之后的9年,它们都瓦解了。德国纳粹党是在1945年垮台;苏联则是在1989年瓦解。

极权国家主办奥运的共同点以及在这之后的第9年解体,成了一个巧合,也成了一种效应。说是巧合,这是世俗一般的看法,从哲学的眼光看,二物之所以构成相似的轨迹是因为它们之间有同一的因子和一致的因果关系。

现在让我们看看另一个极权国家中共国在2008年主办的奥运会。我们看到了历史惊人的相似之处:北京奥运也是奥运会有史以来耗资最巨大的、也派出了最强大的参赛队伍、也获得了最多的金牌和奖牌。

现在等待应验的巧合或效应,就是9年后的解体!也就是2017年将发生的事。从2008年至今社会所发生的种种乱象,使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这个预测虽不中亦不会相差太远了。

用这个方法来预测中共国的解体,是归纳法,在本例中是从经验的相似性找出答案,相似性越大则发生的概率也越大。归纳法虽然欠缺演绎法的必然性,但它却是解决经验层面一切谜题最有效的工具,人类至今所掌握的各种认知真理,大部分还是用归纳得出的。中共国究竟还能苟延残喘多久?让我们开始倒计时吧。
 
『本文链接:《极权主义的罩门在哪里?》(8/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