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

2013年2月28日星期四

自由民主不是“政治正确”,奴役专制才是

看到大陆的一些伪公知在“引导”网民,说什么“东方有东方的‘政治正确’,西方有西方的‘政治正确’,大家都没错”云云。还有部分被误导的网民则认为民主自由已经成了一种“政治正确”,并呼吁“任何形式的政治正确都是值得警惕的”。

认为民主自由是“政治正确”这些说法的最大错误是误解并误用了“政治正确”这个词语。所谓“政治正确”(political correctness)是不能望文生义的,一般与政治思想或政治内容毫无关系。它的使用目的是为了避免在下列领域里使用不公正或有歧视性的字眼而变换采用一个较中立性的称呼。这些领域包括种族、生理、性取向、宗教或政治等。 
例如:在生理领域,把“白痴”叫做“智障”、把“疯子”叫做“精神病患者”;在种族领域,把“生番”叫做“原住民”、把“黑人”叫做“非裔”;在性别领域,把“夫妻”叫做“配偶”(包括同性恋)、把“妓女”叫做“性工作者”;在政治领域,把“中台”叫做“两岸”(避免刺激对方);在宗教领域,把“圣诞快乐”叫做“节日快乐”(避免非基督教徒尴尬)等等。这样的例子甚多,无法一一。

但是,即便是使用这样一种企图以包容性语言(inclusive language)来形容“政治正确”的语句,在西方的一些知识分子眼里,也还是充满争论的,他们不否定包容性的文明用语,却把“政治正确”一词当成了贬义词来使用。这又是为什么?

原来,相对于西方民主国家,专政或独裁极权国家所谓的“政治正确”已经变成了真理的代名词,是绝对正确无误的,只有褒义,不具贬义性。它是一个重要且具影响力的概念,其基本涵义是:“做任何事(包括政治层面和非政治层面),都要保证意识形态符合执政党与政府的规定(即所谓的“路线、方针、政策”)。


在独裁极权国家,不管什么事情,与党中央保持一致,就是“政治正确”,否则,就是极大之错误,必须被惩罚。“政治正确”即意味着“思想正确”(right thought)。然而,所谓“符合规定”,其规定却是随着中央领导的变更而改变的,不同时期的规定不尽相同,甚至完全相反。如毛泽东时期,“消灭阶级敌人”是“政治正确”,但是到了邓小平时期,却完全反了。

综上所述,可见在不同政治体制的语境下,“政治正确”是不同的两回事,读者们现在该明白“政治正确”是怎么一回事了吧。如果你还认为“民主自由人权法治”是一种“政治正确”,你一定是包藏祸心了。

『本文链接:《“思想正确”这个说法科学吗?正确吗?》(8/2011)』










中共的惯性与僵化思维祸国殃民


请读者先看看下面这篇演讲稿:
同志们:     今天我们在这里召开的XXX会议,我认为是十分必要的,这对于XXX工作的开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指导意义。对于刚才某某同志,以及某某同志的讲话,我认为,讲得非常好,非常深刻。希望在座的同志,认真领会,深刻理解。回去后,要传达某某同志及某某同志的讲话精神,认真落实,真抓实干,推动XXX工作的顺利开展,努力开创XXX工作新局面。
对于XXX工作,我提几点补充意见:
一、对于XXX工作,我们要从思想上提高认识,充分领会XXX工作的重要性和必要性。目前,XXX工作已经开创了很好的局面,获得了很大的成绩,这是有目共睹的。但是,还是要从深度和广度上更加推进XXX工作。我看,最重要的一点是:提高认识!各级领导要充分领会XXX工作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各级组织要加强关于XXX工作的宣传力度,形成上下“齐抓共管”的局面,只有这样,XXX工作才能更上层楼。
二、对于XXX工作,要加强落实,要把工作落到实处。目前,有个别同志、个别部门,存在一个很不好的现象,就是:热衷于搞形式主义,热衷于开大会,传达文件。当然,开大会是必要的,上传下达也是必须的。但是,光是讲空话。打官腔,是远远不够的。对XXX工作,要真抓实干,加强落实。各级领导要把XXX工作,列入日常议事日程,要具体部署。认真执行。各级领导要为XXX工作,创造必要的物质条件和舆论环境,扎扎实实推动XXX工作的开展。要抓出实效,抓出成绩。
三、要加强协调工作。历史证明:团结,是我们消除一切困难的有力武器。关于XXX工作也一样,各级领导要加强协调工作,要把上下,左右,各方面,各环节有机结合起来,步调一致地推进XXX工作的开展。目前,有些部门,遇事推倭、互相扯皮,这种官僚作风,十分要不得!这种作风,轻则导致工作效率降低,重则影响我们的威信。我们要坚决铲除这种官僚作风。
四、要在实践中探索XXX工作与市场经济有机结合的新路子。XXX工作与市场经济有没有关系,我看是大有关系。市场经济是一场深刻的社会变革,它的影响将波及社会生活的每一个领域,XXX工作也不例外,它必然会受市场经济的影响。因此,如何适应市场经济的要求,如何和市场经济有机结合起来,希望大家认真地思考一下,去探索一下,这是十分有意义的。
五、参与XXX工作的同志,要有使命感和责任感。同志们,对于XXX工作,我们是非常重视的,尤其各级组织也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同志们,你们承担的XXX工作,是肩负了各级组织对你们的殷切希望的,希望你们要脚踏实地同心同德。努力工作,在各自的岗位上努力工作,添砖加瓦!
以上五点,供各位同志参考。总之,大家要振奋精神,多干实事,少说空话,开拓进取,努力开创XXX工作的新局面。

稿子的内容大家都很熟悉,觉得很搞笑是吧?这篇稿子被叫做“万用演讲稿”,也就是说,只要是在中共国,不管什么会议,这篇稿子都能派上用场,里面所讲的话都“对”,特别是让人啼笑皆非的结语。

这篇稿子反映出什么问题?反映出中共官方的思维是一种惯性思维或僵化思维,而且已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

惯性思维(Inertial thinking),是指人习惯性地因循以前的思路思考问题,仿佛物体运动的惯性。惯性思维常会造成思考事情时出现盲点,且缺少创新或改变的可能性。是一种封闭式、保守式思维,它以历史引导现在,成为指导现在的参照标准。形成思维的老化、僵化和固定化

惯性思维用久了,就形成僵化思维。什么是“僵化思维”?英文是Reproductive thinking,中国学界译为“再造思维”,我个人认为非常不妥,因为在这里reproduce是指没有更动、依样画葫芦的意思,与中文“再造”一词“赋予新生命力”的意义刚好相左,不如译为“僵化思维”更贴切。(但也有人把Rigid thinking(刚性思维)译为僵化思维的,由于牵扯较多,这里就不旁涉了)

僵化思维是指依靠以前类似情况下所用过的知识、经验或方法即可解决当前问题的一种思维活动。其思维过程中,学习、记忆和转移都没有创造性。不能对已存入大脑中的知识信息进行改造和重组,因而不能使人类的知识总量增加。更糟的是,思维一僵化就会对新事物或者变动感到恐惧,形成对新事物充满攻击性的心态,久了就塑造出权威性人格。(参见《权威人格无法引领中国民主化》)

造成僵化思维和惯性思维的有效条件是外在环境一成不变,若非如此它就失效。当下最常见的例子是讨论革命会不会发生的问题,许多知识分子还在以皇朝政治的革命作例子,还在举李自成、洪秀全或者孙中山的条件作例证,他们完全忘了今天的信息时代已经是与当年截然不同。可笑的是,中共本身也没意识到这点,还在用中世纪的思维来维稳,结果就产生了今天系统远离平衡态的局面。

中共统治的思维僵化,并不始于今日,早在毛泽东时代就是如此,其僵化随着时间推移越加恶化,公式化的思维形成公式化的语言,又造成公式化的行为反应。集体主义的推行造成个人自主意识的衰弱,又强化了僵化的程度,人民的思维能力不只没有得到发展,反而退化了。

可以说,思维僵化是始于领导集体,特别是最高领导的口号治国,看似生动有趣,其实却是拿治国当儿戏,其思维不只是僵化而已,简直是回到人类原始思维(Primitive thinking)阶段了。原始思维的主要特点是:1、思维的抽象能力较差,富于形象性;2、思维的概括能力较差,富于具体性。3、思维的独立能力较差,富于集体性。随便举几个例子就能证明:“人多好办事”、“天有多高,心有多大”、“一分抗日,十分宣传”、“摸着石头过河”、“发展是硬道理”、“八荣八耻”等等。

社会活动家胡佳说:“党话非人话。中共各级高官的公开讲话,都诠释了一个概念——僵化”。斯言极是。僵化的思维带来的是“以不变应万变”,“无招胜有招”,抗拒改革,尽管口口声声说要科学,却是最不科学的。在这种思维的统治下,除了培育出大批贪官,祸国殃民、遍地是灾外,一无所得。
『本文链接:《假话、空话、大话是如何断定的?》(8/2011)』

2013年2月20日星期三

中共国:封建主义到了高级阶段



彭博社(Bloombery)在2012年末发表题为《毛泽东战友们的后代成为资本主义新贵》的报导, 追查了“太子党”103人的背景、财务与亲戚关系,披露了毛泽东8个战友的后代子孙控制了整个中国财富的骇人事实。

彭博社的文章证实了多年来的民间传闻,据统计,中国的亿万富豪九成以上都来自高干家庭的子女,其中2900多名高干子女共拥有资产达2兆美元,他们依靠各自家庭背景、权力,透过钱权交易垄断金融、能源、邮电、地产、公共事业等领域,形成利益集团进行非法获利。 

红色后代的强势和非法致富让我们想起了古中国始于前11世纪的西周封建制度。封建制度是天子依爵位高低将领土分封与宗室或功臣作为食邑的制度: 在此一制度下,大地主或领主能强行索取土地收入,并且能在其领地上行使政府职权。现在,封建一词也做欧洲历史上的feudalism汉语译名使用,并用以借指日本历史上的地方分权制度。

之所以叫做“封建”,也就是“封土地、建诸侯”,“封土建国”之意。这个做法由于削弱了中央权力,后世统治者在秦统一以后不再实行,而改为王朝的君主集权制。让人想不到的是,这种分封制度竟然在两千多年后死而复生,所不同的是,分封的东西从土地变为其它各种不同的现代化产业。

尽管名目不同,但实质并没变,中共国仍然沿袭封建时代那一套分封制度,极权化的统治和黑箱操作,使得国家的财富被瓜分在几个人手里。为了确保少数集团的利益不会受到威胁,体制形成一个抗拒改变和单一的世袭保护机制,一切政策必须由体制内的既得利益集团做决定,而共产党就是这样一个利益集团所组成的集体。

例如李鹏和他的家人控制了电力产业;周永康控制了石油化工产业;陈云一家控制了银行金融产业;贾庆林控制了首都房地产业;温家宝家人控制了矿石产业等等(恕不一一)。据彭博社披露,单只王军(前副总理王震之子)贺平(邓小平女婿)和陈元(元老陈云之子)3人在2011年就掌握达1.6兆美元资产!!

这样的一种变异的封建主义无以名之,只能用“封建主义的高级阶段”来形容。让人心生疑虑的是,这样的统治方式正义吗?能持续吗?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经济学教师Barry Naughton教授据此给出了答案,他表示,8名中共元老力图在中国大陆树立统治权威,不过他们将失去权威性,“因为他们无法控制己身的贪婪与自私”。

道理其实也很浅显,当打着共产旗号的共产党变成了独揽财富的独产党,它又还能够欺骗人民多久呢?

『本文链接:《正义的蛋糕该怎么切?》(8/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