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

2013年4月28日星期日

不懂R2P,你就不懂为何共党会垮台

-->



共党是依靠暴力维持统治的政权,因为无视社会的正义与公平,自然激发了社会动乱,于是就产生维稳至上却越维越不稳甚至维稳费超越军费的现象。这样的情况说明了这个封闭系统已经彻底远离了平衡态,如果再不开放系统,那么它的崩溃是瞬间的事情。

可惜中央那群脑袋还停留在毛泽东时代(其实是中世纪)的统治者却没有充分认识到这点,还以为只要手中有枪,就能继续统治。这个想法的最大错误是不知道今天的世界已经不是20世纪,所谓“内政不可干涉”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中国64事件之后,国际社会对不成比例的国家暴行感到震惊,开始寻思制止之道,翌年,前苏联瞬间崩溃,国际社会对中共国开始产生静观其变的心态,不料1994年卢旺达有80万人被政府军屠杀,事件促使联合国决心并成功推动一个新的国家国民保护公约 R2PResponsibility to protect),以彻底解决国家暴力问题。
 
R2P的表述欠缺主宾语,直译是“给予保护的责任”中文译名也不尽规范,百度译为“国家保护责任”,却更让人困惑,因为恰恰是国家没尽了保护自己国民才产生的问题。笔者觉得译为“国际保护职责”更为贴近立约原意。

R2P2005年获得国际社会180位元首的通过,其立约的初衷共识是:
1.国家的责任是保护本国人民;
2.如果某国失去这个责任,则国际社会可以加以干涉;
3.干涉的手段最初必须是和平的,包括经济制裁。武力干涉是最后的手段。

R2P介入的基本原则是:
1)必须是集体行动,而不是某个国家的单边行动,以避免侵略之嫌。
2)必须得到联合国安理会授权。
3)最可能受到军事行动影响(比如难民越界、设立军事前哨站)的邻近国家必须愿意配合。
4)所有和平手段在行使无效后才可进行。

也就是说,如果某国出现大规模暴行犯罪,则国际社会有责任加以制止,包括必要时出动联合军事力量推翻该政权。

所谓“大规模暴行犯罪”,是下列罪行的统称,包括:灭绝种族罪、战争罪、反人类罪、种族清洗罪。

R2P在立约后不断得到执行,最有名的例子是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和介入当前打得如火如荼的叙利亚。嘲讽的是,当初R2P的获得通过,中共国也是签约国之一,现在饶有趣味和让人深思的是,如果再次发生64事件,还会有坦克吗?国际社会又如何执行第2条基本原则呢?

了解了这点,你就能知道R2P正是共党暴力统治的克星,因为这是一个两难:依靠暴力维持政权的集团如果失去了暴力,它又如何统治呢?当暴力维稳成为主旋律的统治方式,坚持使用暴力的话,它又如何不面临“新八国联军”的垮台结局呢?

附录:2005年首脑会议成果文件138139内容
138 每个国家均有责任保护其人民免遭种族灭绝罪,战争罪,族裔清洗和危害人类罪。 这种责任必须预防此类犯罪,包括他们的煽动,通过适当的和必要的手段。 我们接受这一责任,并将按照行事。 国际社会应在适当情况下,鼓励和帮助各国履行这一责任,支持联合国建立预警能力。
139 通过联合国,国际社会也有责任使用适当的外交,人道主义和其他和平手段,按照宪章第六章和第八章,以帮助保护人民免遭种族灭绝,战争罪,种族清洗和危害人性化。 在这方面,我们准备采取集体行动,及时,果断的方式,通过安理会根据宪章,包括第七章,逐案基础上,与相关区域组织的合作应酌情和平手段不足和国家当局显然无法保护其人民免遭种族灭绝,战争罪,族裔清洗和危害人类罪。 我们强调,大会需要继续考虑的责任,铭记联合国宪章和国际法的原则,以保护人民免遭种族灭绝罪,战争罪,族裔清洗和危害人类罪和其影响。 我们还打算作出承诺,在必要和适当,以帮助各国建设保护人民免遭种族灭绝罪,战争罪,族裔清洗和危害人类罪和帮助那些处于压力之下的危机和冲突爆发前。

『本文链接:《他国不得干涉一国内政?才不!》(9/2011)、《叛乱、革命、内战,都有国际法的权益地位》(12/2012)』


2013年4月25日星期四

政治疏离显示中共的统治已到了末路




最近两件事说明了中共统治的合法权已经面临真正的挑战:一是党媒《人民日报》旗下《人民论坛网》民意点击调查得出80%以上民众反对共产党统治的结论;另一是四川雅安地震后中国红十字会上网募捐却得到12万个“滚”字回应。

从民间在这两件事情上的众多冷嘲热讽可看出,人民对共产党的统治已经到了无所畏惧和不能容忍的地步。政治信任感(political trust)已经跌破最低水平,这是由于共产党的决策长期无法满足人民的的需求而逐年累积的怨恨所造成的大爆发。

由于人民的政治期望长期无法得到满足,官员成了政治不信任感的对象,人民除了对他们发出政治讥讽,更出现了不问青红皂白敌视政治系统的态度与行为。

凡此种种现象,都显示出人民已经进入政治疏离(political alienation)状态。什么是政治疏离?政治疏离的客体是政治系统,当主体的个人感觉到他在所处的政治系统中的自我角色出现偏差时,产生出下列五种挫败情绪

1.政治无力感。个人感觉对经济、政治、社会组织的决策过程毫无影响力;
2.治无意义感。个人无法进行任何政治选择,任何政治行动的结果对主体而言均是于事无补;
3.政治无规范感。主体认为约束政治成员的行为规范或法则彻底被破坏,道德良俗已经荡然无存;
4.政治孤立感。个人感觉与社会鼓吹的行为准则与规范格格不入,对于社会共同意识无法认同,拒绝行使政治社会中其他成员所普遍接受的政治规范与目标。
5.政治疏远感。个人无法从政治活动中得到自我满足,丧失自我成就感,对于自我行为无法赋予有价值的评估。

政治疏离感如果严重的话,就会产生冷默(apathy)和失范(anomie)的心理。从大陆目前所发生的种种政治现状看,由于共产党实行一元的极权政治,人民的疏离感已经严重到了无以复加的境地,官民矛盾激烈,社会动乱此起彼伏,已经完全形成了政治变迁的各种充分条件,共产党的末日已经在倒计时了。

『本文链接:《藏人为何自焚?因为“安诺米”!》(4/2013)』

2013年4月19日星期五

如何区分左派右派?价值阶梯告诉你

-->


由于客观意义的政治学之缺位和官媒长期的胡说,许多政治学范畴的概念如各种主义、左右派之分,在中共国内,至今仍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许多人始终仍搞不清这葫芦里的乾坤。

从价值学的视角分析,各种政治统治方式不外乎两种:民主与非民主(或专制与非专制)。不管一种主义的名目如何,其本质总脱离不了这两者。二十世纪尽管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政治学说和政治制度,但是从政治的本质和政治价值看,我们仍可从中看出本世纪的两大政治模式:一是以个人主义(individualism)为母价值的民主模式(或非集权模式);另一是以群体主义(collectivism)为母价值的非民主模式(或集权模式)。

如果我们把两大政治模式本身所强调或所体现出的价值分别排列出,就可得出两个不同的“价值阶梯”(ladder of values)。所谓“价值阶梯”是指个人或团体对某个事物或为某个目的而形成的一种意识形态,并由此而产生出一套相关价值,这套价值从意见的表达到态度的形成,虽有各种面向,但是彼此之间却是逻辑相关,有它内部共同的规范与目的性。

价值阶梯1: 以个人主义为母价值,并由此而派生出“自由”、“民主”、“法治”、“人权”等系列子价值的政治哲学。其手段是一种政治计划(political plan),人民的福祉是它所欲达致的目标,其目的是当下性的现实社会的建设,在这过程中,理性的社会建设是必要的。在这个价值阶梯里,价值取向较偏向于下层人民的社会利益问题的,称为社会主义,又称“左派”;反之,价值取向较偏向于中上层人民的社会利益的,称为“资本主义”,又称“右派”。

价值阶梯2:以群体主义为母价值,并由此而派生出“奴役”、“专制”、“人治”、“君权”等系列子价值的政治哲学。其手段是一种计划政治(planned politics),人民的生活并不是政治目标,他们的存活只是一种达到未来理想世界的手段,在这过程中,非理性的社会行为被认为是不可避免的,部分人民的牺牲也被认为是对整体保留的合理性基础。在共产主义,强调的是建立一个没有资产阶级的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称为“左派”;在法西斯主义,要求的是建立一个没有异族的纯人种社会,称为“右派”。两者的终极目标虽然不同,但是其所体现的价值与手段却是一样的。

 
-->


从上述两种价值阶梯里,母价值的确定是由子价值推延出来的。这样一种价值繁衍法是根据逻辑分析,内涵大的概念能够推延出同类内涵较小的概念而得出来的。值得注意的是,“个人主义”(或“群体主义”)并不是一个连续体,但是我们却很容易在各种政治评介的文章中看到“极端个人主义”这样带着负面评价的字眼。

究竟“个人主义”与“极端个人主义”有什么样的分别呢?从语言上分析,“极端个人主义”的说法有两个歧义。一,“极端”可以是作为“个人主义”的前缀定语,意即“个人主义”本身即是一种极端的思想或意识形态,加上“极端”两字只不过是使之精确化;另一个意思是“个人主义”本身是中性的并可被接受的,但是如果走极端,则失之偏颇且不可被接受。

后一种理解与用法其实是思考上的一种错误,因为误以为“个人主义”是一个连续体,所以传统中国人的中庸思想被错误地引进。类似用法诸如“极左”“极右”都犯上同样的错误。

价值的分析能使我们对政治制度的政治本质得出一个更加清晰的图象,也因此,有很长一段时间,价值学的研究在实行非民主制度的国家里一直是一个禁区,价值与价值规律的提出更是一种禁忌。

『本文链接:《中共转型,转成什么型?》(8/2011)、《共产党与法西斯是亲兄弟》(8/2011)』


2013年4月18日星期四

民主包含反民主?逻辑错误!






中共国的外交部喜欢在国际上喊“国际民主”,认为国际社会应该是多元的,不应该是只有西方的民主政体,而应该包含非“西方”价值观的非民主乃至反民主政体。这个思路的背后是认为民主就是包含一切,甚至包含反民主的思想,这个说法正确吗?答案是,错了。      

这个错误首先是误以为民主是“西方”的价值而不是普世价值,其次是误以为民主可以包含“非民主”乃至“反民主”内涵。

民主是属于西方的还是普世的?一般表述“西方民主”具有歧义,它本意只是表述“地域关系”,可是却产生了“本质关系”的歧义,特别是在中共别有居心的误导下,产生了“民主只属于西方”这样的内涵。关于民主与普世价值的关系,我已经在《中共反普世价值是自寻死路》(20126)里阐明,这里不再赘言。   

第二个错误比较严重,就是认为民主可以包含非民主乃至反民主这样的内涵,这个错误很多人都犯了,特别是在中共体制或宣传下的人大多都被蛊惑而不自知。

民主是不能包含非民主(或反民主)的。一物要嘛是“A”,要嘛是“非A,绝不会有另一个可能,这是逻辑思维最基本的认识与演算运作的前提,绝不会有例外,也是逻辑基本铁律“排中律”必须坚守的原因。没有这个基本认识,就会出现“民主包含非民主”的谬误。

其实这里面的道理不复杂,因为民主如果包含了非民主,那民主就成了悖论,民主也就不成其为民主了。同理,专制是不能包含非专制的,否则也就不成其为专制了。

造成中文圈的读者在逻辑认识上不清的原因有二:一是传统“连续体”的中道、中庸思维;另一则是中共引入马列的“辩证法”思维。两者中尤以后者荼毒最深。这类思维在长期宣传教育使用后,人们开始失去逻辑推论能力,真也对,假也对,是非从此无法分清。(较详细论述请参见《“非此即彼”是正确的逻辑思维》20123
 
民主既然不能包含非民主,那么与非民主间自然就形成矛盾集,水火不兼容。也就是它们必然是一种斗争的关系,认识到这一点就可以理解国际社会的基本关系,而不会发出“各退一步”的论调,因为双方的关系是不可调和的生死存亡关系。

现在你应该知道中共喊“国际民主”的真正意图了吧?它要的并不是民主,而是要国际社会允许非民主的存在,它骨子里始终是反民主的,这种违反逻辑思维的做法显然是一个诡计。

『本文链接《“非此即彼”是正确的逻辑思维》(3/2012)、《反逻辑的辩证法》(8/2011)、《中共反普世价值是自寻死路》(6/2012)』

2013年4月14日星期日

藏人为何自焚?因为“安诺米”!


藏人自焚已经过百,情况之悲壮,史无前例,中共面对如此惨烈情况,仍然无动于衷,依旧把自己的过失推搪到已经流亡海外超过半个世纪的达赖喇嘛头上,其无耻与无良程度令人齿冷。

到底藏人为何要自焚?其直接理由当然与中共的高压统治有关,在极权高压统治下,藏人失去了所有的政治权利与自由。宗教、文化、生存环境遭到系统性的慢性毁灭,在忍辱偷生抑或以死维护尊严的情况下,高贵的藏人选择了以自焚明志。

自焚就是自杀,而且是自杀方式里最惨烈和痛苦的一种。到底是怎样的一种生存环境才使得藏人在精神上觉得生不如死?这里面有怎样的心理困境?这类问题首先由法国社会学家涂尔干(Émile Durkheim18581917所洞悉并作出解释。

涂尔干在他的古典名著《论自杀》(1897)一书里说,社会的发展若与个人(包括同一群体)的愿望发生冲突,则会出现安诺米(anomie)心理现象。简单的说,就是社会缺乏指导个人社会行为的规范,或社会规范彼此之间相互冲突,这种状况会造成人们的不快乐,产生偏颇或异常的行为,情况严重的话则会导致个人的自杀。

Anomie中文称为“失范”(台湾学界亦称为“失序”)。维基百科如此解释道:
Anomie)是一个社会学术语,指现代化过程中,因传统价值和传统社会规範遭到削弱、破坏、乃至瓦解,所导致的社会成员心理上的无序状态。在失范社会中,曾有的统一信仰遭到怀疑和抛弃,而个人又尚未确立自身的信仰体系,所以社会成员会感到失落,缺乏目的性和方向感。这种心理上的挫折感会产生一系列后果,比如犯罪和自杀,因而导致社会的不稳定。失并不单指个人行为,它也涉及群体行为。
    
就政治情况而言,安诺米是影响政治行为的重要因素,它导致了偏异政治行为和极端团体的出现,且容易发生在那些政治进入迅速发展阶段或开始革命、内战等政治变迁时期。

安诺米是一种心理状况,表现出来就是一种社会行为,如果是一群人有共同的行为,则成为一种现象。藏人今天的行为表现正完全是这样一种安诺米。

   现在你还认为藏人自焚是因为达赖集团和海外反华势力的唆使吗?如果是,那你一定是因为受到了单一信息来源的严重洗脑了。
    
『 本文链接:《找到了,中共极权治藏的理论根据》(3/2012)、《“九有”近藏寺,正式印证中共国政教合一》(2/2012)、《失去自由的“宗教自由”》(8/2011)』
              



2013年4月6日星期六

花幕:你不知道的第三种极权形态

提起极权主义(Totalitarianism),大家都会想起20世纪的两大极权形式: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在同一的集体主义的价值框架下,前者被称为右派,后者被称为左派。由于采取封闭系统的谎言兼暴力的统治方式,左派的苏共被自由世界称为“铁幕”(Iron Curtain);中共则被称为“竹幕”(Bamboo Curtain)。

不管是铁幕还是竹幕,都是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笔下《1984》里令人恐惧和震惊的世界,中文圈里特别是大陆知识份子因为切身感受,比较熟悉这个世界。

可是并不是所有的极权政体都是让人感到阴森恐怖的,至少赫胥黎(Aldous Huxley)的《美丽新世界》(Brave New World,亦译《勇敢新世界》)就让人觉得极权也可以是一种完美。

在美丽新世界里,人的一生从出生到死亡都是被安排好的,在胎儿阶段就已被人工手段决定划分到哪一个社会阶层(共有五个阶层),如刻意使缺氧使部份人头脑不聪明而从事体力劳作。教育内容视阶层而安排,并且在婴儿阶段就进行催眠教育。没有人失学,也没有人失业,更不会有饥荒,因为出生率、就业率和死亡率是被控制的,粮食和人口的比例被精密计算且控制着。

每个人都很快乐,如果觉得不快乐,可以服用一种无副作用叫做“索麻”的快乐丸(致幻剂)。所谓的家庭、 爱情、亲情、友情都不存在,因为男女群居,有性爱而无婚姻,婴儿是由试管培养(如此才能控制人口)。社会的箴言是:共有、统一、安定。

这样的社会是不是听起来很不错?当一切都被控制得井井有条,一个人无忧无虑就从试管走进坟墓,还有什么可埋怨与要求的?问题是,这样的世界是人的世界吗?当个体的人性从一开始就被社会剥夺,人的生存意义何在?人活着就只是为了吃饭、工作、交媾和步向死亡吗?

当然不是,人活着是为了探索真理、构建美善,改造未来。当一个社会以建立同一性(identity)为基础,强求以一体性(community)达到社会安定,这样的社会就失去了多样性的创造能力,一切文化艺术、科学发明也就无从产生而停滞不前了。

美丽新世界尽管看起来美好,但却是彻底违反了人和世界的本质了!因此它实际上是反人性和残酷的。也许有人以为这样的世界只是小说家一厢情愿的虚构,果真是如此吗?赫胥黎1931年下笔的时候世界上还没有电脑、试管婴儿、没有迷幻药、克隆技术等事物,但只在短短几十年,他书中的许多事物就已成真,这不得不让人惊叹于他超人的逻辑推理能力。

至于书中那个美丽新世界会不会真的成为现实?许多人认为不可能,但是笔者在20多年前却已发现到新加坡正是在朝向这个世界努力迈步。

新加坡要建立一个全新的民族国家,有它的乌托邦追求:消灭母语(确立乌托邦是极权的先决条件),从小就把人在教育制度上分成三个等级,没有私人媒体,官媒采用封闭式洗脑宣传,内部安全法凌驾于法律,社会控制非常严厉,思想统一于国家要求,使个人消失于社会。

(一个简单的测试就能得出答案:新加坡立国近半个世纪,享誉全球,你除了李光耀,还认识什么有名(杰出成就)的新加坡人?)

新加坡是一个伪装得很成功的伪民主政体,在结合了专制、独裁与极权于一身的统治下,一切在外人看来都很美丽,很有条理,它与前面那些面目狰狞的极权政体虽然外貌不同,但反人性的本质却是一样的。对此,笔者给它安上一个称号:花幕(Orchid Curtain)。(注)

花幕尽管美丽和蛊惑人心,但奇怪的是,活在里面的人并不高兴且充满恐惧,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知道真相并了解到人生的真正意义,最终起来反抗这个抑制人性的制度。

本帖的目的只是泛泛介绍极权的第三种形态,囿于政治禁忌,对新加坡问题也是点到为止, 以后有机会当出书分析。

(注):Orchid, 新加坡国花,叫做胡姬花,其实就是兰花)


『本文链接:《共产党与法西斯是反目的亲兄弟》(8/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