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

2011年11月30日星期三

统一指挥下的角色扭曲


大陆共党统治下的社会,大家都感到有一股不对劲,总觉得一切好像都错位了,但要具体说错在哪里,却又说不出来,不是吗?自由世界所具有的一切东西名目,它都有。它有自己的“政府”、“企业”、“军警”、“公务员”、“人民代表”、“法院”、“学校”、“作家”、“宗教师”等等等等。

但在实质上,这些名目又显然与自由世界不同,到底哪里不对呢?说白了,就只有一项,那就是“统一指挥”!统一指挥又有什么不对呢?在自由世界那不就是一个必须严格遵守的规则吗?

没错,但自由世界的统一指挥并不是所有角色都归于一个信息源---党的指挥,角色本身除了接受来自指挥源的命令,更必须服从角色的天职和操守的指挥,与共产社会无论什么都归党的指挥不同。

什么是“统一指挥”(unity of command)?统一指挥原来是行政学概念,表示组织行政人员,不应接受两个以上的上级所发布之命令,否则就会因命令冲突而产生紊乱以致无所适从。这套方法源于英国科层制度(Bureaucracy,俗称官僚制度),后因具体有效也在军事上普遍应用,并产生出一个“指挥链锁”(chain of command)的观念。

中共统一指挥下的问题又出在哪里呢?问题正好就出在指挥源本身。理论上政党管的是党务和政务,由于中共一党独尊,党务自己说了算,自始至终是黑箱作业;至于政务这一块呢,本来政党管理政治事务就只能是谋划和协调,并不介入干扰具体事务的本质内涵,但中共的做法却偏偏相反。

比如文学艺术,政党只能就人民和时代需求而顺应文学艺术本身的发展,营造适合它发展的条件,它不能也不应修改文学艺术的内涵,更不应指挥作家艺术家该如何创作表达。其它如宗教、教育(包括学科理论)、社团组织等莫不皆应如此。

由于共产党在性质上的干扰,于是党务和政务的管理性质产生了变质,它从管理者变成了改造者,而改造的结果恰好正与其性质本身冲突,于是相对应的角色就不可避免也产生了扭曲,这就导致了一个畸形社会的产生。

然后我们就看到了各种扭曲的角色所带来的扭曲事件和由此产生的扭曲人格。比如理应出世的宗教师大唱红歌;无神论者掌控宗教局,并粗暴干涉藏传佛教的转世;教育工作者偏离教育理念,鼓吹盲从的“正确思想”;研究学者偏离真理追求,刻意掩饰真相;军警违反其保卫天职而射杀其保卫者;医务人员违背其医者天职而盗卖器官;文化工作者背弃正义良知而为权贵护航;公务员背叛其服务对象而成为自利的统治集团等,这一系列匪夷所思、骇人听闻的事件被常态和普及化。

党务政务没分清,包揽一切的后果就是使对事物的操控手段变成目的,使人民的生存意义从目的变成党国发展的手段,更糟的是由这个操控手段所带来的等级制度,使公正平等彻底丧失,也使角色产生双重效忠的利益冲突。比如军人应不应该向人民开枪?开,违反天职;不开,违反党纪。又如教育工作者应不应该说谎?说谎,违反天职,不说谎,违反党纪。

诺奖上为刘晓波预留的空椅子


各书记的权力凌驾于事物本身,正是这种“统一指挥”造成了角色的扭曲,极权社会这种靠政治代理(书记)统领一切的泛政治主义,注定了它是无法持续发展的畸形社会,由于它无法行使价值中立,尽管它在名目上抄袭了自由世界所有的一切,但在实质上却始终是欠缺的。它只能制造出许多有形无神的各种各样的“匠”,不但不可能出什么“大师”,连真正意义上的教育家、艺术家、作家、学者等也不会有。

中共国统治61年的历史已经作出了经验的证明,相较于美国的频频获得诺贝尔奖,我不知道所谓的“高举社会主义的伟大旗帜”到底伟大在什么地方?

『本文链接:《公务员能入党吗?万万不能!》(8/2011)』

唱红歌的僧众

2011年11月15日星期二

中共国的市场垄断还须要举报调查吗?

119号,国家发改委证实,它正在就价格垄断问题对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展开调查,相关负责人表示,如果事实成立,两家电信运营商将面临数亿到数十亿的罚款 (119日中新网)

电信和联通作为国家企业,其垄断经营早已经是不争的客观事实,这样的事何必等到今天才因举报而受调查?通信行业作为中国七大国有资本垄断行业之一,一直处于高度垄断状态,在宽带接入领域,95%的互联网国际出口宽带、90%的宽带互联网接入用户、99%的互联网内容服务商,都掌握在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手中。

通信行业的这种高度垄断状态,还使得中国的互联网接入速度大大滞后于发达 国家,有官方资料显示,截至2010年,国宽带上网平均速率位列全球71位,不及美国英国日本等三十几个经济合作组织国家平均水平的1/10。但是,平均每秒1兆的接入费用却是发达国家平均水平的3-4倍!

其实,说电信和联通是垄断并不很贴切,准确的说法应是“垄断竞争”。什么是“垄断竞争”?“垄断”的普通意义是对供给的控制,由此同时也就控制了价格;纯粹竞争则是没人有任何程度上的这种控制。

垄断竞争需要两个条件:1。必须要有大量的买者和卖者;2。产品是同质的、无差别的。在生活中完全垄断和完全竞争是罕见的,普遍存在的是垄断与竞争的混合,即垄断竞争。

这是因为每一个生产者的产品,由于在品质、商标、包装和销售条件等的不同,使得生产者对他自己的产品拥有一定的垄断权。但是,这些带有差别性的产品又或多或少地有替代品存在,这又使生产者之间产生竞争。

垄断竞争是张伯伦(Edward Chamberlin1899-1967)的理论,他认为传统理论只区分垄断与竞争,不太切实际,他因此开辟了价值理论的新方向。为此,他发现了一个垄断竞争的理论模型,那就是寡头市场与寡头模型。如下:




图解:OQ1OP1是原有厂商甲等产量和价格水平。当厂商乙进入该市场时,按照张伯伦的理论,乙厂商不是在甲厂商的产量OQ1之外额外生产Q1Q2的产量,以致使市场价格从OP1降低到OP2,而是与厂商甲分享其原有的产量OQ1和利润P1CQ1O,从而使价格维持在OP1的水平上,这时,厂商甲将产量减到OQe,而厂商乙则生产QeQ1,在这种情况下,每个寡头将获得比相互竞争时更多的利润。

据此可知,当市场是由少数巨头把持时,垄断操控便是不可避免的。据财新网此前的报道,在去年1125日举行的第八届中国并购年会上,中国股权投资基金协会会长邵秉仁透露,目前七个垄断行业职工占全国职工人数的8%,而工资和福利收入却占全国总额的50%以上。

这个数据说明了中国贫富不均的根源就在于国有企业的垄断行径。垄断不但不会给国家带来更多的财富,反而是阻碍国家发展的根源!

2011年11月1日星期二

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领土?大错特错!



看大陆媒体对台湾的表述,总是有这么一句:“台湾是中国大陆不可分割的领土”,甚至国内有些文本更是说:“台湾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谷歌香港搜索关于“台湾历史”的第一条第一句就是:台湾是我们伟大祖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样的表述内容和方式,到底是正确的吗?

台湾到底是不是中国大陆不可分割的领土呢?这是一个后天的综合命题,必须从经验才能分清它的真假,让我们简要地回溯一下台湾的历史。台湾历史有文献记载且较能考证时间点,大约从1624年荷兰进据台湾开始。但在文献记载之前,台湾就已有人类活动。大致上说,台湾历史可分为以下几个时期:

史前时期。据考古证明,台湾人是在3万年前从欧亚大陆到台湾,属于旧石器时代

西方殖民时期(又称荷西时期):17世纪上半叶,荷兰及西班牙分别在台湾西南部及西北部进行殖民统治。之后荷兰人将西班牙人赶走,统治台湾西部的大部。

明朝郑成功时期(简称明郑时期):16614月,郑成功抗清失败,为逃避清军,以“大明招讨大将军”的名义,率两万五千名将士及数百艘战舰进军台湾,迫使荷兰在166221日签约投降,于是台湾进入郑氏王朝时期。在此期间汉人开始大量移入台湾。

清朝统治时期:1683年,清军举兵讨伐台湾,郑成功孙子郑克塽归顺清朝政府,台湾进入清治时期。

日本统治时期:1895年,由于中日甲午战争的爆发和《马关条约》的签订,台湾割让给日本,成为日本的一部分。日本人征服居住于台湾东部和中央山脉的原住民,成为第一个有效完全统治全岛的政权。

中华民国时期: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日本战败并签署《终战诏书》,中华民国政府派何应钦为代表接收台湾。而后设立与中国大陆省级行政体制不同的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1949年底,中国共产党在大陆宣告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民国政府撤至台湾,台湾即为中华民国有效统治的领土,且为1950年起中华民国政府所实际管辖的主要国土

从上述分期可知,台湾的历史其实是一部悲惨的殖民史,历经了外来的西班牙人、荷兰人、汉人、满人、日人和中国人(外省人)的殖民统治。它的领土和历史从来就没有真正享有自己的主权。

台湾这样的历史,又怎能说它是“中国不可分割的领土”?她就像是一个身不由己,不停被人转卖的女奴,又怎能说她是“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 大陆文本中那些强调两岸历史性的文化、贸易交流关系的论证也不能成立,因为“交流的关系”不是主权的关系,唐代与世界的交流更频繁,总不能说是拥有世界各地的主权吧?

台湾是中国大陆不可分割的领土”这句话到底错在哪里呢?错在加入了“不可分割”四个字。从语言分析看,这四个字是一种“着色”(coloring),目的是要使台湾和大陆的关系绝对化。

什么是“着色”?描述语词在发挥认知作用时应该是“中性”的,如果加入了规范性的价值取向,如情感色彩,那就是“着色”。 着色的语言能引起接收者产生正面或负面的情绪反应。

如果将着色的语言加以巧妙运用,便变成反讽irony)。例如:将丑女叫做美女阿美。文学艺术允许着色,但传媒文字、报道和学术文字则应避免,若加上着色的字眼如美帝走狗共匪等虽然会增加读者的情绪反应,但却偏离了客观中立的正轨,成了不科学的思维文字。

从上述的分析看,“台湾是中国大陆不可分割的领土”这个命题完全不能成立。

『本文链接:《假话、大话、空话是如何断定的》(8/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