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

2011年12月8日星期四

改良抑或革命?其实是殊途同归


今天(2011128日)是刘晓波入狱三周年,推特上反刘派和拥刘派互相对骂,让人看了揪心。这做法正应了鹤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古语,除了让亲者痛、仇者快之外,毫无意义。

反刘派认为刘晓波是改良派,是对方的棋子,只有彻底变革,才是真正的革命派;而拥刘派则认为刘的和平抗争方式,才是符合当今历史潮流的非暴力方式。双方各执一词,不相退让。

两派对骂的理由,在我看来,只是五十步和一百步之争,他们都忘了彼此有个共同的敌人,而这才是最重要的,忘了这个战略性思维,就会陷入对方预设的离间计之中而分裂了自己的阵营。

究竟改良和革命是不是两条不同的路? 是不是非此即彼的选择?答案是否定的,从学理上看,改良和革命都从属于“政治变迁”(political change)这个范畴,也就是说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公分母。

所谓“政治变迁”,指的是一国的政治结构、过程、或目标的转变,这个转变影响到统治权力的分配与实施。就系统观点而言,政治变迁发生的情况有二:1. 系统自身调整使适应于新的需求与变迁中的环境;2. 系统本身无法维持运转,而必须由另一系统取代之。

上述两种变迁的发生,情况1是为改革,它以和平方式进行了政治变迁,包括了政变(coup d’etat,也就是俗话说的改良;情况2是为革命,它的变迁带给社会广泛与持续的冲击,且伴随着一连串的暴力。

不管是改良还是改革,都含有使政权突然非法更替的成分(注意:此处之“非法”,指的是既有政权之法律,非指基于国际正义之法)。历史告诉我们,改良总是走在革命之前,若走得通,则情况1得到实现,政治变迁成功;若走不通,则情况2就变成不可避免。

明乎此,就可以了解反刘派与拥刘派之争其实是大可不必的,因为两者都是殊途同归,都是在走向政治变迁的过程与手段。“零八宪章”其实是摸着当年捷克“七七宪章”(Charta 77的石头过河,所不同的是,“七七宪章”最终顺利渡过了河,而“零八宪章”却在第一轮抢渡中没顶了。

我们不能据此就对刘晓波等人进行指责,这是非常不公平的,因为我们还不知道历史的最终答案是什么,刘晓波已经为他的信念付出一生的代价,值得尊重与喝彩,这也是我们对历史应有的一种高瞻性的解读和态度。

『本文链接:《叛乱、革命、内战,都有国际法的权益地位》(12/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