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

2014年11月23日星期日

中共为何惧怕经验主义?

先请读者看下面这段引文:

“国际油价下跌已经加剧了俄罗斯的经济困境,延长了俄罗斯的经济衰退,减少了普京手里可抵御西方制裁的底牌。但是以历史上类似事件为基础的经验判断,放到今天的美国和俄罗斯身上,还是犯了经验主义的典型错误。将国际油价下跌的原因归结到美国和沙特等国的操纵上,显然没有考虑到影响油价变动的其它更多、更重要的因素。”(黑体部分是错误之处)
为什么说它是错误?因为作者所以为的“经验主义”的“经验”是指过去所得到的“历史教训”。可实际上,经验主义的“经验”指的并不是“历史教训”,而是指“能被人体知觉感受到的对象”!我们无法苛责作者,因为整个中文世界都在以讹传讹。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错误,有两个原因,一个是表层原因,另一个是深层原因。

先说表层原因。错误跟这个词的翻译有关。在英文里empiricism(经验主义)的empirical并不是中文常用的指对过去有经历的“经验”(experience)。将英文的empiricism 翻译成“经验主义”就引起了中文世界对这词语的误用。由于“经验主义”是近现代哲学世界中的头等大事,因此这个容易引起误用的词语我认为是哲学界最糟糕的一次误译。

简单解释经验主义。经验主义又称“经验论”,这是相对于“理性主义”(也叫“唯理论”)在近代英国出现的一种思维方法学。它认为真理并不限于中世纪经院哲学的理性逻辑,单靠先天性的逻辑推论无法彻底认识客观世界,更多时候应用后天的知觉感受(sense)的推理更能得出事情真相(真理)。

也就是说,世间的知识可分为先天和后天,先天的知识是超越人类就存在于宇宙之中,如数理和逻辑的结构,是先验的演绎系统;后天的知识却是因人的知觉能力才构建的,是后验的归纳系统。知觉能力相当于佛学的“六根”(眼耳鼻舌身意)对应出的“六识”(色声香味触法)所能得出的知识结构。

经验主义的代表人物有法兰西·培根、霍布斯、洛克、贝克莱和休姆。特别是休姆,提出了印象和观念的关系,又强调知识与经验的关系。认为:
         知识的性质取决于观念之间的关系。
         知识分两类:观念的知识与事实的知识。前者如数学和逻辑等;后者则是对外在世界的认知,如历史,地理等。但是两者不是截然分开的。
         知识是由命题组成,关于观念的知识的命题叫做分析命题,事实的知识的命题则叫做综合命题。前者是必然真理;后者则是偶然真理。
         一切知识的内容,无不出自这两种真理。形而上学只有诡辩和幻想,没有真理可言。
         哲学不能超越经验,任何以发现人性的终极原初性质自居的假设,都是狂妄的幻想,必须予以拒绝。

经验论和唯理论之间尽管发生了争论,但最终人们总算发现到人类寻求真理的方法脱离不了这两者:先天的逻辑和后天的经验。前者如1+1=2这个命题和结论只是“重言”,于理无所添加,而后者如“新加坡有乌鸦”则有所述说;前者是“必然性”,而后者是“偶然性”;前者是“演绎法”,而后者是“归纳法”。至此,人类找到了认识真理的“两把刷子”。

回到第一段的引文。引文的命题正好是后天的综合命题,也就是必须靠经验主义的论证才能得出结论,但作者却反而认为“经验主义”错了。这种认知上的错误之出现,除了我前面讲到的翻译问题外,更重要的另一个原因是中共国在骨子里是反经验主义的,这也就是它的深层原因。

中共国高举唯物主义的旗帜,反对先天的唯理论,认为这是唯心的,是“形式”的,但荒谬的是,它却连后天的经验论也反了。它故意将经验论发展过程中的一些争论当作是对经验论的否定,特别是将美国奎因的《经验主义的两个教条》当作是对经验论的全盘否定。于是,我们就看到一个彻底违反真理原则的反文明反人类的思维方式之出现。

中共为什么要反经验主义?理由很简单。经验主义就是要用人类的知觉系统去论证它的制度、话语的真假,也就是你不能指鹿为马,不能挂羊头卖狗肉。可中共却是靠谎言治国的,它完全无法通过经验的论证,比如现在这个“共产党”做的根本就不是要“共产”;“共和国”却毫不“共和”;所谓的“社会主义”却贫富严重不均;强调西方的“马列主义”却说是“中国特色”等等,例子不胜屈指。


经验主义就是要实事求是的科学方法和态度,这一派哲学后来发展出实证主义,逻辑经验主义,实用主义等一脉相承的真理方法论,创造出今天人类的文明。可惜的是,中共国却没走上这条理性的康庄大道,它全面接受了唯物主义辩证法,彻底贬抑否定这些“西方邪说”,使自己的思维陷入了形而上的后玄学时代。

崇尚玄学的中共,自然害怕科学,它无法接受客观论证,面对挑战,只能靠屏蔽、消音,或者造谣污蔑来逃避。它完全做不到冷静面对,客观讨论的理性思维方式。它也喊喊经验主义的口号,但整个统治方式却是似是而非,完全是靠弄虚作假的谎言来维持它的黑箱操作。更糟的是,当人民识破它的谎言时,它竟然以暴力来迫使人民接受假理就是真理。

这样一个“逆天悖道”的鸵鸟政权,竟然还妄称自己的制度是“宇宙真理”,说明它根本就不知道真理是如何验证出来的。在经验主义的照妖镜面前,中共的各种丑恶嘴脸显露无遗,它不但无法掩饰它现在的谎言,也无从掩盖它犯罪累累的历史。

『本文链接:《逻辑证明能确定一国体制之真假吗?不能!》、《充满阴谋的“形式主义”》、《中共确立信念的方法科学吗?》、《反逻辑的辩证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