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

2011年11月30日星期三

统一指挥下的角色扭曲


大陆共党统治下的社会,大家都感到有一股不对劲,总觉得一切好像都错位了,但要具体说错在哪里,却又说不出来,不是吗?自由世界所具有的一切东西名目,它都有。它有自己的“政府”、“企业”、“军警”、“公务员”、“人民代表”、“法院”、“学校”、“作家”、“宗教师”等等等等。

但在实质上,这些名目又显然与自由世界不同,到底哪里不对呢?说白了,就只有一项,那就是“统一指挥”!统一指挥又有什么不对呢?在自由世界那不就是一个必须严格遵守的规则吗?

没错,但自由世界的统一指挥并不是所有角色都归于一个信息源---党的指挥,角色本身除了接受来自指挥源的命令,更必须服从角色的天职和操守的指挥,与共产社会无论什么都归党的指挥不同。

什么是“统一指挥”(unity of command)?统一指挥原来是行政学概念,表示组织行政人员,不应接受两个以上的上级所发布之命令,否则就会因命令冲突而产生紊乱以致无所适从。这套方法源于英国科层制度(Bureaucracy,俗称官僚制度),后因具体有效也在军事上普遍应用,并产生出一个“指挥链锁”(chain of command)的观念。

中共统一指挥下的问题又出在哪里呢?问题正好就出在指挥源本身。理论上政党管的是党务和政务,由于中共一党独尊,党务自己说了算,自始至终是黑箱作业;至于政务这一块呢,本来政党管理政治事务就只能是谋划和协调,并不介入干扰具体事务的本质内涵,但中共的做法却偏偏相反。

比如文学艺术,政党只能就人民和时代需求而顺应文学艺术本身的发展,营造适合它发展的条件,它不能也不应修改文学艺术的内涵,更不应指挥作家艺术家该如何创作表达。其它如宗教、教育(包括学科理论)、社团组织等莫不皆应如此。

由于共产党在性质上的干扰,于是党务和政务的管理性质产生了变质,它从管理者变成了改造者,而改造的结果恰好正与其性质本身冲突,于是相对应的角色就不可避免也产生了扭曲,这就导致了一个畸形社会的产生。

然后我们就看到了各种扭曲的角色所带来的扭曲事件和由此产生的扭曲人格。比如理应出世的宗教师大唱红歌;无神论者掌控宗教局,并粗暴干涉藏传佛教的转世;教育工作者偏离教育理念,鼓吹盲从的“正确思想”;研究学者偏离真理追求,刻意掩饰真相;军警违反其保卫天职而射杀其保卫者;医务人员违背其医者天职而盗卖器官;文化工作者背弃正义良知而为权贵护航;公务员背叛其服务对象而成为自利的统治集团等,这一系列匪夷所思、骇人听闻的事件被常态和普及化。

党务政务没分清,包揽一切的后果就是使对事物的操控手段变成目的,使人民的生存意义从目的变成党国发展的手段,更糟的是由这个操控手段所带来的等级制度,使公正平等彻底丧失,也使角色产生双重效忠的利益冲突。比如军人应不应该向人民开枪?开,违反天职;不开,违反党纪。又如教育工作者应不应该说谎?说谎,违反天职,不说谎,违反党纪。

诺奖上为刘晓波预留的空椅子


各书记的权力凌驾于事物本身,正是这种“统一指挥”造成了角色的扭曲,极权社会这种靠政治代理(书记)统领一切的泛政治主义,注定了它是无法持续发展的畸形社会,由于它无法行使价值中立,尽管它在名目上抄袭了自由世界所有的一切,但在实质上却始终是欠缺的。它只能制造出许多有形无神的各种各样的“匠”,不但不可能出什么“大师”,连真正意义上的教育家、艺术家、作家、学者等也不会有。

中共国统治61年的历史已经作出了经验的证明,相较于美国的频频获得诺贝尔奖,我不知道所谓的“高举社会主义的伟大旗帜”到底伟大在什么地方?

『本文链接:《公务员能入党吗?万万不能!》(8/2011)』

唱红歌的僧众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