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

2013年4月6日星期六

花幕:你不知道的第三种极权形态

提起极权主义(Totalitarianism),大家都会想起20世纪的两大极权形式: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在同一的集体主义的价值框架下,前者被称为右派,后者被称为左派。由于采取封闭系统的谎言兼暴力的统治方式,左派的苏共被自由世界称为“铁幕”(Iron Curtain);中共则被称为“竹幕”(Bamboo Curtain)。

不管是铁幕还是竹幕,都是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笔下《1984》里令人恐惧和震惊的世界,中文圈里特别是大陆知识份子因为切身感受,比较熟悉这个世界。

可是并不是所有的极权政体都是让人感到阴森恐怖的,至少赫胥黎(Aldous Huxley)的《美丽新世界》(Brave New World,亦译《勇敢新世界》)就让人觉得极权也可以是一种完美。

在美丽新世界里,人的一生从出生到死亡都是被安排好的,在胎儿阶段就已被人工手段决定划分到哪一个社会阶层(共有五个阶层),如刻意使缺氧使部份人头脑不聪明而从事体力劳作。教育内容视阶层而安排,并且在婴儿阶段就进行催眠教育。没有人失学,也没有人失业,更不会有饥荒,因为出生率、就业率和死亡率是被控制的,粮食和人口的比例被精密计算且控制着。

每个人都很快乐,如果觉得不快乐,可以服用一种无副作用叫做“索麻”的快乐丸(致幻剂)。所谓的家庭、 爱情、亲情、友情都不存在,因为男女群居,有性爱而无婚姻,婴儿是由试管培养(如此才能控制人口)。社会的箴言是:共有、统一、安定。

这样的社会是不是听起来很不错?当一切都被控制得井井有条,一个人无忧无虑就从试管走进坟墓,还有什么可埋怨与要求的?问题是,这样的世界是人的世界吗?当个体的人性从一开始就被社会剥夺,人的生存意义何在?人活着就只是为了吃饭、工作、交媾和步向死亡吗?

当然不是,人活着是为了探索真理、构建美善,改造未来。当一个社会以建立同一性(identity)为基础,强求以一体性(community)达到社会安定,这样的社会就失去了多样性的创造能力,一切文化艺术、科学发明也就无从产生而停滞不前了。

美丽新世界尽管看起来美好,但却是彻底违反了人和世界的本质了!因此它实际上是反人性和残酷的。也许有人以为这样的世界只是小说家一厢情愿的虚构,果真是如此吗?赫胥黎1931年下笔的时候世界上还没有电脑、试管婴儿、没有迷幻药、克隆技术等事物,但只在短短几十年,他书中的许多事物就已成真,这不得不让人惊叹于他超人的逻辑推理能力。

至于书中那个美丽新世界会不会真的成为现实?许多人认为不可能,但是笔者在20多年前却已发现到新加坡正是在朝向这个世界努力迈步。

新加坡要建立一个全新的民族国家,有它的乌托邦追求:消灭母语(这是极权的先决条件),从小就把人在教育制度上分成三个等级,没有私人媒体,官媒采用封闭式洗脑宣传,内部安全法凌驾于法律,社会控制非常严厉,思想统一于国家要求,使个人消失于社会。

(一个简单的测试就能得出答案:新加坡立国近半个世纪,享誉全球,你除了李光耀,还认识什么有名(杰出成就)的新加坡人?)

新加坡是一个伪装得很成功的伪民主政体,在结合了专制、独裁与极权于一身的统治下,一切在外人看来都很美丽,很有条理,它与前面那些面目狰狞的极权政体虽然外貌不同,但反人性的本质却是一样的。对此,笔者给它安上一个称号:花幕(Orchid Curtain)。(注)

花幕尽管美丽和蛊惑人心,但奇怪的是,活在里面的人并不高兴且充满恐惧,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知道真相并了解到人生的真正意义,最终起来反抗这个抑制人性的制度。

本帖的目的只是泛泛介绍极权的第三种形态,囿于政治禁忌,对新加坡问题也是点到为止, 以后有机会当出书分析。

(注):Orchid, 新加坡国花,叫做胡姬花,其实就是兰花)


『本文链接:《共产党与法西斯是亲兄弟》(8/2011)』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