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

2011年8月13日星期六

“洗脑”是怎么个“洗”法?


极权政体害怕真相是因为他们是靠制造假象维持政权,一旦假象败露,他们就统治不住了。假象包括各种统计数据、造假事件,诡辩胡扯等。

隐瞒真相与造假是二而一的,目的是为了让信众接收并接受他们发布的虚假信息,这也就是他们之所以能伟、光、正的真正原由。长期进行,也就形成我们一般所谓的洗脑

洗脑分集体与个人。上面所说的是集体意义上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洗脑,只能说是在封闭系统下无意识形成的一套价值观,个人并不接受暗示而行动,但却会因价值观的建立而受到煽动。

洗脑"必须进行两项操作:一个是减弱或删除"负面信息";另一就是增强或假造正面信息。这样的控制就必须使系统进入封闭状态,然后采用开环控制,也就是信息并不是来自受控对象的输出值,而是来自极权集团主观的意愿,这做法使反馈功能消失。

在一个事件上,由于正负信息接受的错误,信众(信宿)就无法得出真相,而误信了虚假的信息。这里所谓虚假,并不一定是由于事件造假,而只是由于信息不对称而产生的错误理解。

举例说明。甲乙两支球队在比赛,电视台在报道上故意不公,只让你看到乙队进球的各种精彩镜头,以及甲队屡投不进的镜头,如果隐瞒了最后的结果,那么你一定会得出乙队厉害,甲队差劲的结论。尽管每个镜头本身(信息)都是真的。

共党在过去的岁月里,就一直用这两种手法在操控人民的思想,用不对称的信息、造假或掩盖信息真相,使人民仇外与排挤少数民族,达到它邪恶的统治目的。

上面讲的是信息,接下来讲信息量。只是信息本身,虽然会让人得出错误的结论,但不会形成一套难以更改的价值观,要使人建立一套错误的价值观,那就要有一定的信息量。信息量是用来巩固观念的多次信息。所谓谬论重复千次就成了真理,就是这个说法。(不过谬论无法在开放系统存活)

共党到处都是宣传部,天天联播,所有信息都要主旋律,也就是为了制造巩固虚假信息的信息量。虚假的信息加上强大的信息量,能把人彻底洗脑。愤青、五毛、忠诚干部,就是这么制造出来的。可以想象,他们脑袋中的世界是如何失真。

共党为什么禁止军警网聊,理由在此。所以我们不用一点也不用惧怕或讨厌610(或五毛党)在墙内外胡闹,因为他们在得到各种负信息后就一定会改变原有对问题的看法,长时间(信息量)之后他们也会加入成为我们的一分子,到时候,他们发出的正义之声,比你我更宏亮。这就是“三退”成功的原因。

前面讲的是集体的洗脑术,下面讲针对个人的洗脑,这是真正意义上的洗脑。所谓洗脑,并不是物理或生理上的动作或手术,而是通过环境无形地对一个人进行精神上的改变,具体的说,就是通过制约方式改变一个人的思想行为。先说制约。制约有两个功能,一是增强作用;另一是抑制作用。

增强作用就是将所要的思想行为给予强化,使其不断重复、加大;抑制作用是对不要的思想行为给予弱化,使其不断减少、消失。受控对象在这两种作用下会彻底改变其思想行为。

洗脑有两样东西必须具备:痛苦与感动。具体操作方法有明暗两种。明的就是在现实生活中给你打压,降职、失业、暗算、亲友遭殃等,使你在恐惧痛苦之下不再犯错,此时抑制作用成功,接下来再给你新身份、幸福生活,使你感恩戴德,这时增强作用发挥功效。至于暗的,就恐怖了。

暗的是看不到的迫害和改变。一般是用在危险人物身上。全方位监听加上全方位的环境操控,并且特意让受控对象知道。此时受控对象惊慌失措,感受到痛苦,但又无法证明受迫害,在长时间痛苦之后,会慢慢改变思想行为,最后彻底改变。这段时间短的可能数周,长的可能数年,视情况而定。

所谓全方位监听和监控,就是对窃听或窃视到的内容在现实上立即给予反应,比如你在造爱,监控方当下就做出反应(如发出声音)让你知道他在清楚地听/看着你。(这只是个例子,其他的大家可以想象)。受控对象在彻底透明的情况下精神严重受创,行为就会随着对方的暗示而改变。

全方位不是说说而已,而是真实的全方位,也就是受控对象的直接楼上、楼下、左侧、右侧,另加前对面和后对面,只要人在哪制约就到那,制约可以是对窗的影像或灯光,也可以是声音(如房子里紧跟你移动而传来的来自楼上/下的噪音),使受控对象彻底活在玻璃缸里,变成一只白老鼠,惊慌失措而又莫可奈何。

监控并不止在室内,如果受控对象外出,监控仍然如影随形,比较老套的做法是让你不管到哪里,都会有身穿斑马条纹(囚服)的人物出现,受控对象久了就会知道而产生巨大的恐惧,有者甚至会惧怕出门。又如果是受控对象驾车外出,那么每一次启动车子之时,总有被其他车子阻挡的“正常现象”。这么做只是表示监控方清楚你的一举一动并且具有非凡的能力来操控外界环境。

如果受控对象“重要”,那么制约就会升级至不可思议的地步,比如你收听电台或电视,会收到特意点播给你的歌曲、广告(广告里有丰富的信号)、话语(包括最高领袖对你说的题外话)等。受控对象在一段时间后,就会知道这一切是特意的安排,尽管一切看起来很正常,旁人也觉察不出什么不对。

这些都只是一种“对话”,目的是要你做出改变,不止是行为上的,更是思想上的。如果你改变或做“对”了,那么你也会得到各种象征性的赞许,反之,则是惩罚。

很少人能够在经历这些制约之后还精神正常的,因为外在环境看起来没什么不对,但对受控对象来说,长时间被监视和干扰所形成的精神困扰,是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如果受控人去看精神卫生病院,那就更加落实了“受迫害妄想症”的症状,反而加重了精神压力,而这正是施害方所乐意看到的结局。

这种洗脑方式由于非常细致,这里只能说个大概,其他手段和细节就略而不提了。(有这方面困扰的朋友可以直接联系我,我很乐意倾听和协助。)

知道了共党在信息上对集体和个人的洗脑诡计,还必须了解民主世界与信息又是什么关系。民主世界并没有一个最高的信息操控中心(中宣部),它的信息控制是通过信息受众的反馈回路来实现(也就是自由批评)。控制信息来自被控对象的信息值(也就是民主)。这使得它所犯的错误可以减至最低,并能在之前对错误作出回避。

两相比较之后,就能清楚了解到为什么极权体制是邪恶和反人类的了。


五份报纸同一版面


2 条评论:

  1. 文章写得真好!读后觉得非常愉悦,感谢黄老师!

    回复删除
    回复
    1. 谢谢支持。如果反应良好,我考虑再写续篇,其实这个课题是真正的“国家级机密”。以后如果情况允许,也许我会将之写成一本书,或者是写成电影脚本,当然这些必须等我离开大陆才行。

      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