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

2011年8月10日星期三

龟爬的“三退”意味着什么?

 “三退”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系统中的量变在慢慢形成质变,并可能在之后形成一个“飞跃”(就是形态甚至性质的改变)。在饱受压迫和痛苦的人民看来这种和平演变太慢、太可笑,他们等不及,可是,如果你了解协同学说(Synergetics)里“慢变项”可以支配“快变项”的理论,你就知道这是最最有效的武器。它的可怕之处在于它一步一个脚印,只增不减,就像寓言中的龟兔赛跑,乌龟最终可以得到最后的胜利。

所谓慢变量可以支配快变量,指的是缓慢增长的东西最终可以战胜曾经不可一世然而却较快灭亡的东西。简单的说,就是系统从某种结构向新的结构过渡的过程中,会出现种种相互竞争的结构萌芽,其中某些结构萌芽处于缓慢的增长过程中,而另一些大量的结构萌芽,则会在经历或未经历过兴盛期而迅速衰减,并在最终不得不让位于那种缓慢但却不停止增长的结构萌芽,并且受其支配而形成协同现象。这个现象也叫做系统序参量的支配原理(伺服原理)。

思想就是人脑的一个序参量,中共想竭力维持的也就是思想的统治,这就使得系统进入封闭状态。当一个系统是处于封闭状态的时候,就会面对熵的增加,这时候负熵的出现就能改变系统原有的结构。就象在一个封闭的大鱼缸里你慢慢地把墨水一滴一滴地滴下,最后就会在不知不觉中改变现状。

中共企图维系一个这样的一个系统面对的两难是:如果开放系统,则负熵大量涌现,最终与世界同一,共党死去,他们无法继续极权统治;如果封闭系统,则熵增进入无序状态,最终革命爆发,他们也一样无法继续极权统治。

共党很了解这点,因此他们的做法就是开放一阵之后就封闭,封闭一阵之后再开放,以此来延缓自己的寿命。就像把鱼缸里的水倒掉一点,再加入一点清水。他们以为自己可以为系统装上了一个活阀门。可是由于科技的改变,这个做法却越来越行不通了。

行不通的原因在于系统已经失去了控制。随着越来越多人拥有护照,可以自由出入境;越来越多人可以翻墙,自由阅读信息;越来越多人和外国人交友,可以自由用电邮沟通;最要命的是,经济的增强带来更多的互动,这使到封锁成为不可能。

失控的系统阀门也就等于要关闭系统的时候它关不住,负熵不断进入,导致内部的变化加大。用通俗的话就是谎言无法继续蒙骗,真理占了上风,觉醒的人越来越多。

面对失控阀门的困境,共党所能做的就只有堵漏,可是这于事无补,最后它就只有不断使用暴力,目的是希望诉诸恐惧而使人民自我控制,可是暴力所带来的却恰恰是反效果,于是就形成了今天这种怨气冲天的局面。

暴力为什么不可行?在于它不是以理性为依归,它依赖的是恐惧。孟德斯鸠就说过:共和政体依赖的是美德;君主政体依赖的是荣誉;专制政体依赖的是恐惧。依赖恐惧的统治是不可持续的,也是反人类的,。哪一天人民不愿再活在谎言里,恐惧也就消失了。

可以说,“三退”的实质并不是退,而是进,从渐变到有一天形成突变进而“飞跃”。“三退”只是在系统内的渐变,在国际上,还有一个类似“三退”的进,那就是《神韵》歌舞团,这个风靡全世界的团体每天都在加强国际社会对中华文化的认识。这两桩事件形成一个内外夹攻的“双进”,对中共控制的这个系统形成最大的压力,并在最后导致系统崩溃。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刻,那就是“和平演变”了。


1 条评论:

  1. 这几年,正如先生所言,门又在加快关上了。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