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

2011年8月19日星期五

共党确立信念的方法科学吗?

                                        

有些人认为对于不同的政治信念如民主或非民主,都是各有所长,各有所短,无所谓真假对错。事实是否如此呢?首先,我们必须确定信念是从何而来。皮尔斯(C.S.Peirce)在《信念的确定》里认为古往今来,确定信念的方法有四:1.固执的方法。2.权威的方法。3.先验的方法。4.科学的方法

固执的方法:认为自己所相信的东西是绝对正确的、不可改变的、坚持己见不动摇,并把这种信念当成个人行动的指南。至于外界对这个信念所发出的异议,以及这个信念是否合乎实际,则是可以完全不顾的。

权威的方法:自己没有主见,接受权威主体所规定的原则来确定信念,如传统、文化、宗教、国家等固定的教条指示都是。因此,服从权威等于确定信念,反抗权威则变成大逆不道的事情。

先验的方法:其信仰者反对前两种方法,企图以一定的理性思考来解释问题,但是他们的方法是建立在超验的基础上,既无法证明对也无法证明不对,是形而上学的方法,有很强的主观性。

科学的方法:反对前三种方法,排除个人意识的影响,尊重客观存在,肯定探索的任务是解释或描绘客观实在的事物。认为客观事物不因我们的意愿而转移,是遵照客观规律运作而作用于我们。尊重这个方法将使不同信念的人最终达致相同的信念。

综上所述,共产党目前的“四个坚持”,用的正是第一个方法,尽管他们口口声声说要科学,可是这个方法恰好是最不科学的。把一个理论绝对化、神圣化和经典化以后,理念和方法已经变成了地地道道的宗教了。

把治国的理念变成宗教的信念是危险可怕的,因为宗教的排他性会使它消灭异己,糟糕的是,它也同时消除所有批评的声音,这一来,科学的怀疑精神荡然无存、民主的自由辩论机制消失、而科学的验证和检证也无从进行,其最大的后果是文明失去前进的动力,国家失去纠错的可能,不要说“大国崛起”,连“国”都可能保不住。这样的例子太多太多,看看昨日的前苏联和今日的朝鲜,难道还不能从中得到教训和启示吗?

『本文链接:《三大铁律证明中共无科学》(8/2011)、《没有民主的科学,能行吗?》(8/2011)』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