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

2011年8月26日星期五

英雄为什么不能当领袖?


最近由薄熙来主导的唱红歌运动和把毛僵尸重新抬上神台的举动使人不寒而栗,这使我想起实用主义哲学家胡克的理论,他说:决定社会历史的,有时是环境,有时是英雄,民主社会要永远提防英雄。
民主社会为什么要提防英雄?理由无他,因为英雄在带来希望的同时也带来大劫难,英雄越伟大其危害也越深。例子太多,拿破仑、希特勒、毛泽东、卡扎菲---

民主社会需要的人物是理性的、真诚的、正直的、高尚的,他不须要完美,但最重要的是:有一颗爱民的心。

问题是具有这些素质的人物,是无法在一个依靠权力竞争的体制中出线的,因为权力竞争要求的素质与这刚好相反。换句话说,在一个人治的体制,在人民面前低声下气或讨好人民没用,因为能否得到重用是上级决定而不是人民,结果是,要出线就只有踩在人民头上,踩得越重才能让人民慑服而爬得越高,这就是人治社会的特点。人治社会的另一个特点就是,必须要强调领袖的力量,如果是最高领袖,则必须将其极端化,变成了领袖神格化charisma,希腊文,原义是上帝的礼物。如毛泽东,在片面和夸大的宣传下变成具有宗教或超人魔力的神祇。

神格领袖只有不断宣扬他的特殊成就,才能有效行使统治权,因此不能允许任何负面报道,因为这会使他的的权威受到挑战,使追随者失去信心。除此之外,这个权力还必须扩大应用到与神格领袖有关的符号或制度,如纳粹的卐或红卫兵等,使具有与领袖等同的威慑力。

神格领袖是以非理性的方式来统治,根据韦伯的看法,它只是领导的三大类型之一,并不符合今天文明的世界,已经被绝大多数国家所唾弃。其它两种类型是以理性法律领导的利益型和以理念形态领导的传统型。

今天亚洲以神格领袖方式统治的国家除了中国、朝鲜外,还有新加坡。

『本文链接:《权威人格的领导集体无法引领国家现代化》(9/2011)』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