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

2012年2月14日星期二

“九有”进藏寺,正式印证中共国政教合一

藏人对中共国的反抗越演越烈,自年初至今据说已有24名僧尼自焚抗议,遗憾的是,中共政权对此的回应不是聆听纠错,而是变本加厉的高压,更糟的是,还颁布了“九有”政策。所谓“九有”,就是有水、有电、有广播电视、有电影、有书屋、有报纸(《人民日报》和《西藏日报》),以及四位领导肖像和国旗。

任何人都看得出所谓“九有”中的前七有其实只是为了后两有(领导肖像和国旗)而捆绑打包出来的配套“设施”,从修行来说,除了水电是必须,其他的都是多余。为什么政府硬性规定要在出世的宗教修行场所悬挂历代政治领导肖像和升国旗?难道它不晓得这么做是一种精神强奸吗?

中共一向在宣传上高调批判西藏在“解放”前的“农奴体制”,指他们是落后的“政教合一”, 并以救世者身份自居,在1959年喊出对西藏进行“民主”改革,实行“政治统一、信教自由、政教分离” 的方针。现在的问题是,除了政治统一,西藏有信教自由、政教分离了吗?

中共国没有宗教自由,我以前已撰文讨论过(参见《失去自由的“宗教自由”》,这里略而不提,现在讨论它是否是自己所标榜的“政教分离”的国家。所谓“政教分离”,就是指它不是“政教合一”(Theocracy),也就是说它是一个世俗国家(a secular state)。许多人以为政教合一就一定是由宗教领袖兼为政治领袖,这并不完全正确,“政教合一”也可以是由政治领袖兼为宗教领袖。如果一国的政治和宗教没有相互独立运作,那么它就是一个“政教合一”的政体。

也就是说,如果是宗教的力量去领导并左右政治的力量或反之,都可以视为是“政教合一”。这里面的差别只是视何者为第一性,何者为第二性。如果是宗教引领政治,那么宗教是第一性,反之则是第二性,中共国的情况正是以政治为第一性的“政教合一”。

从历史上看,欧洲曾出现过宗教控制政权或由封建君主担任教主的局面,如拜占庭当教会的保护者和宗教事务的主持者;也出现过俄国沙皇伊凡四世滥用权力干预教会事务和英国亨利八世规定教会必须服从君主等“政教合一”的典型例子。

今天藏人的宗教领袖达赖喇嘛流亡海外,国家却要求政治领袖的肖像入庙,目的不外乎要证明政治大于宗教,要求出家僧众以“爱党爱国”优先,这再一次印证了这个国家是政教合一的政体。

《九评》里对中共的极权体制有一段很精辟的言论,大意是说共产党是一切最高的统帅,如果你是上帝,那么它就是上帝的上帝,如果你是佛祖,那么它就是佛祖的佛祖。意思是极权体制绝对不允许别人能独立运作,宗教更是万万不能失去掌控。这段话清楚说明了中共国所谓的“政教分离”其实是一个谎言。

『本文链接:《失去自由的“宗教自由”》(8/2011)、《被挟持的两种真理》(8/2011)』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