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

2015年3月18日星期三

批判性思维才是推动社会进步的“正能量”

中共在几年前创造出一对叫做“正能量”和“负能量”的词汇,所谓“正能量”就是对中共统治的“伟大、光荣、正确”作出直接的肯定;反之,对中共的恶政作出批判的则叫做“负能量”。

在通过官媒的鼓吹之后,这个说法铺天盖地,甚嚣尘上,霎时间国家仿佛“正能量”满满,各种“负能量”的牛鬼蛇神都销声匿迹了。不过,人们不禁要问,“正负能量”这个说法合理吗?它的根据从何而来?共党为何要在这时候高调提出这种说法?

让我们先来看看这说法的推出时间。或许是笔者神经过敏,“正负能量”这说法正是我的《共党无法自我改良,道理就在这里》(8/2011)这篇帖子点击量大增的时候,也就是2012年之间。我这篇文字开宗明义就指出共党无法自我改良的原因是它的反馈系统出了问题,因为反馈一般指的就是负反馈,而共党只有“正反馈”,它只能加强“伟光正”的功能而欠缺纠错的“负反馈”功能。

共党无法回答这个缺乏“负反馈”的指责,于是就创造出一个“正/负能量”的说法来应战,意思是:凡是对它的所有批评都是不良的“负能量”,于事无补;而只有赞美它的言辞,才是具有改进作用的“正能量”。于是,我们又一次看到共党利用语言的诡辩术来达到它蛊惑人心的邪恶目的。

事实上,共党“正负能量”这个说法非常不科学,首先,这个词汇是凭空出现的,其所谓的“Positive energy”或“Negative energy”根本就找不到任何自然科学的理论根据,将之用在社会科学上是显得草率独断的无稽之谈。其次,这个词汇的用法也很有问题。它假设一切对某物的批判性思维对是“负能量”,可是,批判性思维正是推动社会进步的“正能量”。

共党草率推出这对词汇是急于维护它统治的正当性,可是它却忘了它的来时路,以致陷入了思维上的逻辑矛盾。共党的核心价值是马克思主义,而马克思哲学的最大特性就是它的批判性思维,它就是对“资本主义”世界作出最严厉的批判才建立它的学术价值的。如果根据共党现时的说法,那么马克思主义就应该是充满“负能量”的学说才对。

共党会承认马克思主义是“负能量”的吗?肯定不会,如果承认那不就等于拿石头砸自己的脚?可是如果承认马克思主义是“正能量”,它又如何能禁止人们对共党社会作出“正能量”的批判性思维呢?共党又一次愚蠢地给自己制造出一个“两难”。

究竟批判性思维是怎么一回事?它可以分成正的?负的吗?要回答这个问题,可以回到历史去找答案。事实上,迟至18世纪,康德才系统性提出批判性思维这个问题,他的“三批判哲学”:《纯粹理性的批判》(1781)、《实践理性批判》(1788)、《判断力批判》(1790)影响了其后的德国哲学,也成为后来法兰克福学派(也就是研究马克思的学派)一脉相承的研究路子。

今人认为马克思学说之所以是从属于“现代哲学”这个范畴也正是由于它具有批判性思维的现代特质,这种特质推动了时代的进步,是真正的“正能量”(如果我们真的要使用这个词汇的话)。但是根据中共的语用方式,它反而是成为“负能量”了!我们看到共党又一次展现他们精神分裂的思维方式。

从共党这么多年统治的效果看,它无疑是彻头彻尾的邪恶极权政体,既反文明又反人类,对这种邪恶的政体作出批判,显示的正是人类文明的“正能量”,相反的,这个政体本身以及为这个犯罪政体作出辩护防卫的,才是该受谴责的“负能量”。

『本文链接:《共党无法自我改良,道理就在这里》(8/2011)、《神经错乱的马克思主义》(8/2011)』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