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

2012年10月19日星期五

中共国只有高校,没有University


读者们一定会觉得我这个题目很奇怪,高校就是大学,就是University,中国大学的数量世界第一,我竟然说没有,这不是痴人说瞎话吗?没错,中国的确是有许多学府是叫做“大学”,一般也把它们叫做“高校”。但是,我们必须要问,大学是用来干吗的?大学的精神是什么?

中国传统并没有今天系统性的教育制度,今天的大学包括教育制度其实是沿用西方的教育体制,既然这样,我们就要了解西方的大学到底是什么东西?其教育精神又是什么?

大学在英文里叫做University,是universe city的复合,universe 就是“宇宙”,city就是一个多元的聚合体,可见University就是宇宙间多元知识的聚合体,含有无限时空宇宙的普遍真理性(universality)(一般称普遍性)。

大学里一切知识学问必须具有普遍性,这是学科内涵的大前提,也是一切学科成为科学的必要条件。就是说,没有普遍性的学问是不成其为学问的,也自然无法形成学科。而普遍性的确立是必须经过验证和确证的,不是某个人或某个机构或权威通过命令就能具有的。

确定某知识具普遍性与否是要通过民主的方式作公开检测,并在“互为主观性”(Inter-subjectivity,大陆译为“互为主体性”,意思有所曲解)条件下被大家所承认。承认某知识具有普遍性也就是该知识在任何时空下都是“正确”的,尽管演算或装载的文字或符号有所不同,但其真理性是不会因时因地而不同的。

现在让我们看看大陆的大学是否是University?很明显,它不是!它的所有学科都必须印证马克思主义的正确性,即便是自然科学也不能幸免,最糟的是社会科学,简直是被彻底强奸了!许多所谓的学科根本就不具有普遍真理性,如“中国语言学”、 “西方经济学”“中国逻辑学”等等,刻意将各种学科强硬划分为“中国”与“西方”,而忘了一切相似学问都在一个同一的论域中,用哲学的行话就是否定了本体一元了。

(上述学科说法的错误是: 语言学本就涵盖所有语言,这么说好象有多种语言学;经济学本就涵盖一切地域的经济活动,要强调对某地域的研究可以说是“西方经济活动研究”,但不能用XX学的表述方式;逻辑学也是同理,这个道理就像我们不能说“中国物理学”“西方生物学”一样。)


此外,大陆大学里还有许多科目都被冠上“马克思主义XX学”这样的名堂,如马克思主义伦理学、马克思主义宗教学、马克思主义政治学等,这些学科到底又有多少真理性呢?这些错误大致都与上述的学科相同。甚至有些学院学系也是欠缺普遍性的,如“思想政治系”(也称“政治教育系”)、“社会科学系”(其实是毫无科学成分的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的伪装表述)。


官方做出的解释是这些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学科学系,问题是打着外来马克思旗号的学科又能有什么中国特色?马克思不正是彻头彻尾西方的货色吗?官方的努力是想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但是其结果却是中国马克思主义化了。

大学学科内涵缺乏普遍性,又想强求学者学生信服顺从,那就只有诉诸势力权威,除了吸收超量党员当学者外,还建立学生干部的告密制度,这么一搞,大学最主要的独立思考精神和民主科学精神就荡然无存了。与此同时,为了持续控制思想,大学最重要的三种自由:讲学自由、研究自由和出版自由也被剥夺了。

当支撑大学的几种属性都严重缺失,大学还能叫做大学吗?显然不能!它已经沦为政治的忠实婢女了!去年美国耶鲁大学的校长称中国的大学其实就是一个笑话,这话虽然刺耳,却是中肯和可悲的事实。

大陆把大学叫做高校,而在海外,所谓high school 指的却是高中,高中只是启动学生的好奇心和灌输知识,并不是寻求真理(即科学研究)的University,大陆把University叫做“高校”,这个名称倒是名副其实,实至名归了。


『本文链接:《两种被挟持的真理》(8/2011)』
高校里的高级五毛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