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

2012年6月22日星期五

中共反普世价值是自取灭亡


中共因为转型成法西斯体制,因此反对普世价值,这点并不令人意外,让我吃惊的是,竟然也有许多自称是追求民主的知识分子也认为“普世价值”值得商榷,这就令我觉得有必要厘清他们脑袋中错误的思路和想法。

首先我们必须知道什么是“普世价值”。普世价值是指所有人类都认同的一些价值观念。之所以说是“普世”,是因为这些价值是不分畛域,宗教、国家、民族的,是人类本着良知与理性而认同之价值。如公正、平等、诚实、守信、求真等良善价值。

因为有这些良善的价值,人类才得以走过漫长的历史而不至于自我毁灭,也因为如此,不同文学艺术与文化才有沟通与交流的可能。换句话说,在人类历史上没有选择这些普世价值的民族,其文明已因自我毁灭而湮没。当然,文明也可因其他外在环境问题而湮没。

举例来说,“不杀人”就是必须被奉行的价值(杀坏人除外),因为如果鼓吹无故杀人是美德的话,那么族群就会因此而灭绝。同样的,“诚信”也必须奉行,因为如果一个社会没诚信,这个社会无法有序,当然也就无法持续。

必须注意的是,我们强调奉行的是这些普世价值的内涵,而不是认同它的外在形式。很多时候,同一价值的外在显现形式各异,比如:对待死去的亲人,儒家讲“厚葬”、墨家要“薄葬”、藏族同胞强调“天葬”,爱斯基摩人更绝,竟然把死者吃了!表面上看,他们似乎完全不同,甚至南辕北辙,但从深层的价值分析,他们都奉行相同的价值,也就是基于对死者的尊重与挚爱。

上述这些例子,儒墨的做法只是程度上的差别,我们能理解,但“天葬”和“吃人”就显得不近人情,甚至可说是残酷。从表面上看,的确是如此,但往深层的内涵审视,就知道它们仍是在奉行孝道。藏人“天葬”是相信非如此死者的灵魂不得解脱,爱斯基摩人则相信吃人能使死者的灵肉永生并转赠力量予生者。从价值上分析,他们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内心还是非常尊重死者的。事实上,不管什么“葬”,真正的目的就只有一个:确保尸体不会传播瘟疫!否则文明就无法持续。所以,我们没有听说历史上有哪个选择“暴尸”而仍能蔓延繁衍的文明。

那些反普世价值的文人没理解内涵与形式的不同,误以为普世价值是统一了的要求、是抹杀了“多元化”,是要不得的。更糟的是,他们认为普世价值可以是相对的,这就更是错得离谱了。因为如果我们接受相对主义,那世界上就没有真理可言,而人类也走不到今天并享有高度的文明了。

为什么说今人所强调的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等价值是普世价值?民主人权固然是直到近代才渐渐凸显的价值理念,但它也是秉承良知与理性而离析出来的一套普世价值体系。因为追求公正、平等之正义,反对专制政治的特权、奴役之不义,到最后就自然而然地落实在一套可操作的民主政治体制上。

严格而言,自由、民主、人权、法治并不直接等于是普世价值,但其深层价值所蕴涵的公正、平等、和平、理性才是。就像法律并不直接等于公正,但其蕴涵的精神则是。如果不这样理解,那么就必须否定在民主人权这些规范性概念出现之前人类是没有普世价值的。而事实显然不是。

普世价值既然是关乎人类生存的一套价值体系,那么它就不是“西方的话语”,强调普世价值也不是“西方的话语霸权”。恰恰相反,真正搞“话语霸权主义”的正是中共国,这点只要从其蛮横维护信息系统的封闭性就可证明。由此也可看出,反普世价值也必然是反科学反理性良知,也就是反人类的。

还有一些故意颠倒是非黑白的御用文人把西方民主的历史进程说成是普世价值的胡作非为,比如说欧美谈的自由,包括了贩卖奴隶的自由,包括了对印第安人进行种族灭绝的自由。将殖民主义、种族主义都说成是普世价值奉行的结果,这些说法都是混淆是非,非常错误的,恰恰相反,正是由于对公正平等这些普世价值的维护,使人类能认识错误,从而推动了人类的文明进程。

一个国家的统治阶层为什么要反普世价值?那是因为普世价值侵害到他们的私利,而私利是无法维护民族和国家文明的持续发展的,特别是在今天这样一个全球命运息息相关的国际情境下。依靠内在系统的暴力与谎言不只无法得逞,更会招致国际社会的围剿。共产国家的纷纷瓦解、阿拉伯之春的野火燎原,充分说明了这个事实。

『本文链接:《中共转型,转成什么型?》(8/2011)』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